卿歌九城.

秦淮夜泊舟,梦深转经纶。
求他庙里上上签。

【开学三党,周更】

【喻黄/周叶】意君安〔1〕

―全职圈新人,如有bug,在此致歉,请多包涵,万分感谢。
   
  
―古风,架空,cp杂。
 
 
 
 
 
 
 
――报君黄金台上意,
提携玉龙为君死。――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黄少天,应该是在清华殿后殿。那时候的喻文州刚被周王请进宫来,就是旁人口中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乡野之人。拿着令牌进了宫,却因为不认得路到处乱转,差点又被当成闲杂人等抓起来。


  
清华殿的后面有一个池子。误入的喻文州看见一个少年蹲在池边,慢慢地把手中的鱼饵一点点扔进池里。少年消瘦的背影笼罩在纯白的衣袍里,淡金的发丝耷拉在耳边,背着光氤氲成模糊的影子,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
喻文州叹了口气,忍不住庆幸。让别人发现自己误闯清华殿,终归不是什么好事。自己也真算是有运气了。



庆幸之余,喻文州往后退了两步,转身准备出去,却看到江波涛已经站了在他的身后,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看到喻文州转身,就朝他点了点头。



“喻先生。”喻文州还没有反应过来,江波涛就已经主动打招呼了,“在下江波涛,是周王的副使。奉周王之命,在此已经等候多时了。”



“原来是周大人。久仰。”喻文州从善如流。寒暄几句后,江波涛的目光转移到了池边少年的身上,喻文州看到,江波涛的眼神里有一瞬间的悲悯。但也只是一瞬间罢了。下一秒,江波涛的视线又回到了喻文州身上,带着一丝疑惑,他慢慢开口道:



“喻先生这是与夜王相识?”



夜王?
这下子喻文州还有什么不懂的,看来自己这不认路还到处乱窜的毛病真的要改改了。把自己带进坑了不要紧,要是让旁人有什么误会才真的不好。



“从未。”喻文州斟酌着回答。“抱歉,在下不认路,误闯进此处,如有影响,还望海涵。”



“原来如此。”江波涛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眼中的探究尽数褪去。“无妨。未给先生引路是在下的失职。”江波涛露出懊丧的表情,微微鞠躬表达自己的歉意。他看上去已经不再怀疑了。但是喻文州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怀疑,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真是。来第一天就这么不顺。喻文州有些懊恼。他跟着江波涛慢慢朝清华殿外走去。两人默默地都没有说话,只是在要出清华殿大门的时候,走在前面的江波涛突然回头,目光直直地望向水池。



喻文州一怔,连忙跟着回头。池边的少年站了起来,正望向他们这边。看到喻文州转过来,他明显愣了一下,继而眉眼一弯,清澈的目光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也不介意被江波涛盯着的难受,远远的笑着朝喻文州点了点头。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回应。正纠结时,江波涛的声音已经响起:“这位就是夜王。黄少天。”没有过多的介绍,也许是因为没这个必要。喻文州回头看看江波涛,后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凝视着清华殿高高的牌匾,淡漠的眼神里看不出情绪。



喻文州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他也发现自己其实对这位夜王很感兴趣,但是既然选择了支持他的兄弟,就应该和他划清界线。自己不会犯低级错误。



于是他回头。夜王的身形看上去也有二十了,但是显小的面容还有笑起来露出的虎牙,都有着无法言说的稚嫩。喻文州慢慢朝着他颔首,转身跟上江波涛的步伐。



黄少天看着他慢慢走远,脸上的微笑一点点收敛起来。怎么可能?



黄少天明亮的眸子中闪现一丝复杂,他低下头,把手中的鱼饵全部扔进池子里,拍了拍手,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进清华殿内殿去。








彼时喻文州已经被江波涛带去了周王的清弘宫。周泽楷并不在,江波涛就以天色渐晚为理由,安置喻文州在清弘宫偏殿住下。



清弘宫里有不少的花花草草,香气袭人,而且挺好看。但是喻文州并没有出去逛的欲望。清弘宫里人太多了,来来往往的宫女太监,几队带刀佩甲的侍卫,还有隔壁监视自己的江波涛,喻文州觉得自己还是在房间里安安稳稳地呆着比较好。他突然想起了安静到寂寞的清华殿,明明都是老皇帝的儿子,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喻文州不知道是应该心疼黄少天还是感叹权力的冷漠。







隔壁江波涛的房间里,王杰希把玩着一个青瓷茶盏,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江波涛聊天。



“周王到底还是把那个术士请回来了。”
  
“这肯定的啊。叶老说的话,嘱咐的事,哪一件周王没有照办?”江波涛隐隐皱眉,上次叶老嘱咐周泽楷去找一个江湖绰号“索克萨尔”的术士,说是能在老皇帝选太子的时候帮上周泽楷的忙。其实就算叶老不解释,周泽楷也会照办的。这样说,无非是给江波涛和王杰希一个理由罢了。



“说到底,周王最信任的人还是叶修。只可惜了,叶修不是他的人。”王杰希垂下眼睑,无意识改变了对叶老的尊称。



“行了吧。只要对周王有利,谁推荐都无所谓。更何况……叶修的确有才。”江波涛自己都没感觉到,舌尖上的苦涩已经传染到了语言上。




王杰希不置可否地撇嘴。他站起来,一眼也没看江波涛,推门就要走出去。江波涛抬眼看看他,语气突然冰冷起来:




“对了,让微草去调查一下夜王和喻文州的关系。”



“夜王?这有什么好查的?更何况喻文州的底子我们不是已经挖过了吗?”王杰希皱眉。
  
 
  

“发现了问题,就要尽快解决。再挖一次,能挖到的,难挖到的,全部重新再排查一次。”江波涛言简意赅,“而且我说过了,任何一个底子不干净的人,都不能留。”
  
  
最后一句话,他咬得很重,似乎不仅仅是字面上的意思。



 

王杰希脚步一顿。


 
  意有所指?
  
 
 
 
他低低地嗯了一声,贴着衣襟的手指不自觉地抖了抖。

然后,他以更快的速度离开了江波涛的视线范围。
 
 
 



  
  

 

   
 
   
 
 
 
TBC.

评论 ( 7 )
热度 ( 52 )

© 卿歌九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