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歌九城.

秦淮夜泊舟,梦深转经纶。
求他庙里上上签。

【开学三党,周更】

#当你对他们撒娇――盗笔向。#

跟风――当你对他们撒娇。#
结尾高能请注意#

“(。•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老公!!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你(つд⊂)”

1.张起灵。
他似乎并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好看的眉毛轻轻皱起。阳光透过他身后的大树撒在他的肩膀上,发丝也被渲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色。你的小拳头已经递到了他的胸前,他却一动不动。正当你尴尬而又不知所措地想要收回手时,拳头却被他一下子握住。

“撒娇吗?”他轻轻呵出一口气,温热的气体在你的额前氤氲。微凉的体温从他的手上传来。突然觉得盛夏的阳光这么美好。

2.吴邪。
“小孩子就不要天天玩手机。”他低着头淡淡地看着面前委屈到五官皱成一团的你,淡漠的眉眼里看不出情绪,只是似乎不太感冒。你很诧异他居然对撒娇的你没有感觉,挥舞着小拳头一下子就打到了他的胸口。你也没用力,然而出乎意料地,他闷哼了一声,胸口竟然有血丝蔓延。你正不知所措时,他无奈地笑笑,扬起眉角说:“叫你不要任性了。现在好了,你又要给我重新包扎。”

你想起上次包扎之后发生的羞耻之事,突然觉得自己被拐了。这个男人哪里是淡漠,分明是坏在深处。

3.解雨臣。
“我看你作业写完了就逞能是吧,作业嫌少?嗯?”男人从成堆的文件中抬起头,桃花眼中透露着掩饰不住的狡黠。你突然一慌,你可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暗骂自己抽什么风来招惹他。他看着慌乱成小兔子的你,似乎还觉得不够,舔舔嘴唇又说:“不然,我让老师给你加点作业?”你早就发现他每次看到老师就笑得很友好,比对自己笑得还多,一时间醋意翻涌心情复杂。

“啧,这点心理素质,也想当我媳妇儿?”突然你从背后被人一把抱住,男人的温暖让你僵硬的身躯渐渐放松。淡淡的薄荷香在你的鼻尖荡漾,“我可告诉你,喜欢我的女孩子可多了。”他笑了起来,眼神里溢出的温柔醉了三月里的万顷桃花。“你的撒娇技术还要继续练练哦。”

4.黑瞎子。
“我的小丫头啊,来来来随便打啊哈哈哈哈,这里这里还是这里?哎呦喂轻点瞧我一身的老骨头。”男人调戏似的的笑声让你又羞又恼,于是粉拳就像雨点一样落在他的胸口。力度没有控制好,他似乎轻轻吸了一口气。你着急地凑近问他怎么了,他却一把把你拉进了怀里。“坏人!”这才反应过来是他在故意逗弄你,一时羞恼于是又是几拳头下去。

“哎呦喂,不是你说我是大坏蛋的么?”男人嘶哑的声音带着宠溺的笑意,似乎这样你就能永远沉沦在他的眸光里,永不再醒来。

5.胖子。
“别别别我的小祖宗。”他“惊恐地”退后几步,“爷我可还记得你一巴掌打飞一只猫的壮举。”那明明是因为自己怕猫嘛!!“啧啧啧那个猫真的是打着转转儿飞了出去!”他絮絮叨叨接着感叹。可看到你渐渐嘟起的小嘴,又仔细斟酌了一下,还是凑近了过来。

“唉唉唉服了你了!反正胖爷我皮糙肉厚的,肯定比一只猫经打不是?”厚实的胸膛顶住了你的手,你突然很安心,仿佛它真的能够帮你阻挡一切伤害和不安。

6.潘子。
对着镜子练习了好久好久,终于来到了他的面前。他面前的酒杯里还是剩下一点点酒,低低地哼着不成韵的调子。破旧的木椅有常年累积的灰尘,他也不嫌弃,就这样坐着。“呦,来我这里干什么啊。”他抬起头轻笑着瞥了你一眼。他的内敛的猛兽般的眸光映衬着小屋里的晦暗让你不知所措,牵强地开始说,并装模作样地举起了自己的拳头。

男人仿佛也认真在看。然而他明明一伸手就可以控制住你,却偏偏坐着没有动。眼看着拳头就要到达他的胸口了,你正庆幸自己的撒娇计划即将成功。突然,仿佛整个空间都颤抖了一下,你的拳头就这样穿过了他的胸膛――――他的身影一下子就在你的面前破碎荡漾开,与昏暗的灰尘纠缠在一起。

只是幻影吗。

你从睡梦中一下子惊醒。望着空荡荡的卧室,什么都没有发生,房间里只有闹钟嘀嗒嘀嗒的声音,安静得吓人。

“啪”
一滴冰凉的泪水从眼角坠落到昏暗的夜色里。然后毫无悬念地消失不见。

怎么忘记了。明明只是,已经死了的人啊。

“可你他妈就不能……抓住我吗。”

以上。

―文章不好多谢看完。―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卿歌九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