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二九.🐬🐣

妄想写尽老旧街区的第一百零一次回眸。

非常现充。
百废待兴。


【不是纯甜文写手,慎fo。】

【喻黄ABO】迂回海风(1.)

·泳队paro设定,现代,HE保证。

·因为个人爱情观的原因,没有感情不会走心上♂床♀,会比较偏向青春励志奋斗(?)的类型,不会有太多的R,希望看到嗯嗯啊啊满天飞的小伙伴可以左转啦!

·所有学校名称都是虚构,撞名尴尬现场,作者是个旱鸭子,要是有bug希望大家能指出!痛哭感谢!!


——————————start.



1.  

张佳乐本月第七次收到黄少天的骚扰电话。


Q市的冬天来得早,十月初的时候风里就夹了凉意。张佳乐搬来两个月,租房子新公司报道做新手策划案折腾了大半个月,转眼间导师跳槽轮到他走马上任,实习套餐还没吃惯就转正,张佳乐深刻怀疑自家公司是否靠谱。

“怎么,提你工资你还不愿意?”脾气不怎么好的老板从相当有分量的资料里抬起头,对现在的小青年表达了只可意会的不屑。办公桌前的张佳乐战战兢兢地抱紧了自己的相机,他总感觉上司的眼神已经实体化,变成了匕首或者棒槌之类的东西在自己的脑门上来回游走。张佳乐用意念擦掉额头边并不存在的冷汗,神情之严肃就差原地立正敬礼再来一句“保证完成任务”了。


“可能这就是Alpha的威压,先天性的。”张佳乐窝在自家沙发上感慨,语气沉重仿佛缅怀仙逝多年的革命先烈。黄少天趁机夺过他手上的鸡翅,嘴里满不在乎地道:“啧,得了吧,就算人家有威压,你个Beta能感觉到什么?而且人家老韩只是长得壮了点,怎么就成了你嘴里类似白雪公主她爹的存在。”说罢还手动比划了一下,差点把油腻腻的鸡翅放飞出去。

“白雪公主还有爹?她爹啥样?”张佳乐诧异。

“凶,且妻奴。”成功捕捉回来的鸡翅被黄少天塞进嘴里。

“凶,且妻奴。”张佳乐重复一遍,点点头。槽点太多,无力吐起,于是他干脆当黄少天在放屁。


看见刚放完屁的某人满足地吞下最后一口鸡翅,张佳乐才想起那个鸡翅的正经主人是他自己。冤死他人嘴的鸡翅骨架被甩出一个漂亮的弧线落进垃圾桶,啪,寿终正寝。

张佳乐难以置信地看着吃饱喝足满足地像是一只眯起眼睛准备午睡的猫的黄少天,忍不住把他从沙发上拖起来:“靠!你又抢我的鸡翅!你这个夏天又胖了你知道吗!还吃!真把自己当饭桶啊!”


黄少天把张佳乐的爪子从领子上提起来:“我一没有对象,二不拍电影,我要身材又何用,让它见鬼去吧!还是食物比较重要。”张佳乐痛心疾首:“你看看,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再想想你微博那几万女友粉,你的良心是否感到了一丝触动?”

黄少天笑嘻嘻地把张佳乐的手往自己胸口上摁:“朕就让你实地好受一下,它活蹦乱跳,生机勃勃。其实你这话说得很龌龊哦张佳乐,我又不操粉,看着她们谈恋爱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诶诶诶诶诶张佳乐你干什么!喂喂喂!”



最终,黄少天还是被见义勇为的十佳市民张佳乐拽上了街,美名其曰为民除肉和强身健体,出门还没忘记带上自己的宝贝相机。黄少天有些嫌弃地看着他摆弄自己的家当,叼了牙签的嘴说话时模模糊糊:“我说张佳乐,你们当记者的都这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二十四小时无休假的吗?国庆节还没有休假?怎么比我这个职业奥林匹克还奥林匹克,想想就累得慌。”

张佳乐调了调镜头,对着不远处卖烤红薯的招牌比划了比划,脑海中浮现自己办公桌上厚重得让人想起五岳之首的资料和采访计划,干巴巴地笑了一声,觉得自己可能也不理解现在整天放飞自我的小年轻了。


黄少天百无聊赖地到处乱看,觉得自己真的不适应北方的天气,好好一个国庆节放在自己那边还能下水,怎么这边就这么冷。一辆汽车飞驰而过带起一片烟尘,黄少天猛得打了个喷嚏,心想下次还是把张佳乐弄去自己那边欢度国庆吧。


张佳乐抬起头:“感冒了?”

黄少天吸了吸鼻子:“可能吧,Omega就这点最烦人,弱不禁风的。”他语气不咸不淡,张佳乐知道这戳到了他的痛处,罕见的没有接话,从背包里拿出话筒,挑开了话题:“那个,你们泳队最近怎么样?预选要结束了吧?成绩还好吗?”

“就那样吧,勉强踩线,我觉得进决赛挺难的,而且郑轩他妈妈住院把他召唤回去了,不知道要折腾多久,二预的蝶泳只能我来了。”黄少天鲜少在说起自己泳队的时候语气平淡,张佳乐明白这种状态更应该说是低落。他挠挠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导他,或者黄少天本身也不需要别人开导,他偏过头问张佳乐:“你还没说呢,我们这是去哪儿?”

张佳乐指指一旁的公园:“那里,诶,我同事已经在那里等了,等会儿我给你介绍一下,他叫张新……”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黄少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公园里的一个人造湖。一群人围在湖边不知道在看什么,指指点点。职业习惯让张佳乐提起相机就要跑过去,黄少天“诶”了一声只好很上去。张佳乐拨开人群挤进去,看到一个女孩子在湖水里挣扎。


“她掉下去多久了?”张佳乐火急火燎地抓了旁边一个人来问。路人看了看他手上的相机,舌头有些打结:“就……就有一会儿了吧!湖好深,现在水这么冷……”


张佳乐作为一个旱鸭子,小时候还有过落水阴影,忍不住手心冒汗:“这这这、这肯定要人救啊!可是这这……诶!诶!喂!喂!黄少!黄少天!你别跳!黄少天!!”




2.  

“黄少,你就听我一句劝,你这个样子真的不能下水!即使这个二预挂了我们还可以补赛!你要是在泳池里出了什么差错谁补救你?本来天气就不行,你还是发情期!你一个Omega自己不会照顾一下自己吗?你隐藏了这么多年的性别,就这样功亏一篑吗?!”


郑轩已经快要疯了。

他很少这么激动。要不是自家娘亲还在住院部里啃苹果,他很想飞回去把黄少天摁在地上打一顿。再把泳盟守则第一条让他看清楚了,Omega严禁参与任何奥林匹克运动。在这个全是Alpha和Beta的圈子里,他的举动无异于去送死。最令他感到不可理喻的是,黄少知道得很清楚,但是还是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在自己的发情期下水。


“好了郑轩,轩轩,你要相信我,我已经把药店里所有的抑制剂都买回来吃了一遍,不说能安全度过这个发情期,挺半个小时总没问题吧!没事的,只是一场比赛,你还不相信我?”黄少天笑着压低声音回答。他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休息室的桌子,身边的队友走过去朝他点点头,他也回应对方一个微笑。

“我希望你考虑清楚,发情期的事儿没人说得准,你要是在池子里萎了,可没人他妈的去捞你!”郑轩恨不得穿过手机屏幕喷他一脸唾沫星子,但是最终也只是忍不住爆了句粗。


“郑轩,我们一预的时候总成绩只能勉强进前五。”黄少天的声音突然平缓下来,“大家真的努力了很久,我觉得我有责任再拼一把。”比赛日期突然提前他也没想到,的确发情期状态不够好,但是他并没有想到就此放弃。连隐瞒性别进泳盟他都做到了,挺过发情期比赛算什么?他想着。

郑轩沉默了一下:“那也是我的责任,不是你的。”黄少天打断他:“你现在有更重要的责任。我们队里你蝶泳第一我第二,其他人掉得更远,这没什么好说的。”


郑轩叹了一口气。他早知道这样的劝说对黄少天根本就没有用,他要是做了什么决定,都是超出旁人一倍多的坚定和执着,不撞南墙不回头。

所以他只能妥协:“行吧,要是回来了你撑不住,就给我电话,在休息室等着,我让徐景熙来接你。”


黄少天挂了电话。泳馆里人声鼎沸,一点点冲击撩拨着他绷紧的神经末梢。已经做了多重抑制的身体还是有些发抖,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想,找个黑医把自己腺体切了也行,真特么难受。


短暂的热身之后,黄少天准备去抽签。队友递给他一瓶矿泉水,笑着问:“黄少,这次的对手是一预的蝶泳第一,你行不行啊?”这队友是个Alpha,递过来的矿泉水瓶上沾了点若有若无的信息素。是很大众的味道,可还是灼得黄少天一抖。他也笑着答应一句,微微向后退了一步。休息室里人多,他身上已经出了汗,汗珠顺着脊背一点点滑落下去,额头上的碎发也已经湿透。他走到八门橱旁边,脱掉外套,趁人不休息掏出口袋里的药丸扔进嘴里,拧开矿泉水瓶盖咽下一口水。


脑子清醒了些。

盖好盖子把水瓶放进柜子里,黄少天甩了甩手臂准备出去,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前扑去。

“靠!!”


脚边的垃圾桶应声倒地。乒乒乓乓一阵兵荒马乱,休息室里的众人安静下来看过去时,黄少天已经乳燕投怀一般栽进了喻文州的怀里。

路过的喻文州猝不及防被一个大男人撞了满怀,差点一个跟头也翻出去,保持了平衡还要稳住黄少天,两个人姿势尴尬地卡在墙角。


“那个……你还好吗?”五秒尴尬的僵持,喻文州托着黄少天的手臂,黄少天大半个人的体重都挂在他身上,“崴倒脚了吗?要不要去旁边休息一下?”


喻文州穿了一件白色的棉质T恤,外面穿着北川大学的泳队外套,黄少天栽过来的时候,好少不巧地鼻子从他的肩膀上蹭了过去,薄荷清清凉凉的味道直往他鼻子里钻,还有棉絮软软的触感,黄少天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神经又一次开始作祟,他感觉耳朵一热,这才一个激灵从喻文州身上爬起来:“啊!啊抱歉!我没事!对不起啊!刚刚滑了一下,这这这地面太潮了,对不起啊!”

“没事呀,小心点就好。”喻文州弯了弯唇角。面前黄少天耳根都已经泛红了,兴许是热的,他有虎牙,笑起来的眼睛像沾了水的琥珀。


黄少天后知后觉出了一身冷汗。他感觉刚刚自己的信息素已经外泄,虽然说不多,但是离他近的人应该可以感觉到。他又抬起头看了喻文州一眼,但是他没有反应诶,难道他是个Beta?那那股薄荷味儿是什么情况?香水?品位真独特。黄少天暗想。不过,这么好看的Beta也是难得,在自己认识的Beta里,似乎只有张佳乐才能跟他比上一比。


(远在Q市赶稿的张佳乐打了个喷嚏。)


看到黄少天带上泳帽飞快离开,喻文州在休息室的最角落里喝水,群众的八卦眼神才都收了回去。往大了说休息室里一堆Beta和Alpha不太可能擦枪走火,往小了说人家自己都没在意,自己一个吃瓜的boom boom个啥。


“我说怎么那么眼熟,那是南华泳队的队长诶。”

“南华的队长?黄少天?可是南华今年成绩不行啊。”

“那是因为南华的教练不是出事革职了嘛,不过黄少天个人赛成绩真的特别可观啊,不过他什么时候也来蝶泳这块儿了?他不是专攻自由泳的嘛!”

“人家全能!我要是这样也好了!不过我还真没看过他蝶泳呢,走走走出去看看!”


南华的队长?黄少天?

喻文州抬起头,脑海里一闪而过黄少天的资料关键词。

<p少年成名、泳坛新星、天赋异禀……

指尖还有他的温度。喻文州心中一动,抬腿走了出去。


休息室外,泳池里,比赛已经开始了。



3.  

“二预男子蝶泳第一轮!第一名北川大学官迟,第二名华楚大学程秦之,第三名中南大学许沛一,第四名南华大学黄少天……” 

“前五所在学校,进第二轮!”


黄少天一个踉跄摔进隔间,嘭的一声关上门。

https://shimo.im/docs/fe0K6OZvnv4Go2DA



“是我,喻文州。”门外的人说话了,极具穿透力的磁性声音轻易地传进黄少天耳中,“就是你上场前不小心撞到的那个。”

黄少天又出了一声冷汗。Beta?Alpha?他不确定,他不知道。

“哦,有什么事吗?我在洗澡。”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最好连一丝颤抖也不要暴露。


“你好像不大好,需要帮助吗?”喻文州又问,不等黄少天出声,又很快地接下去说,“你不用这么快拒绝,这里只有我,很安全的。”




——————————TBC.


很、安、全、的?

这是鱼总说的!!

我、我不保证!(/举手投降)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
热度(151)
©一九二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