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时钦】迎风

·肖时钦中心,大纲混乱,无cp,真心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系列,大概想写一个平凡但是依旧很美好的小事情。

·其实只是花式吹肖哈哈哈哈

·结尾有一堆写不进去的感慨,因为考试而爆炸的心态,每当这个时候就特别羡慕聪明的人,所以有了这傻里傻气的狂吹杰作(/划)


――――――――――start.


·肖时钦,生灵灭,机械师。雷霆战队队长。战术大师。黄金一代。第一届苏黎世世邀赛冠军队成员。――《Glory.》



其实在进圈子之前,肖时钦和其他十几岁的小孩子们都一样,天天早出晚归,上学、作业、考试。白衬衫的领口习惯性只扣到第二颗扣子,正好露出白皙漂亮的锁骨。走过教学楼前面那条梧桐林荫,身后会留下淡淡的洗衣粉的干净香气。有点瘦,但是会打球,周末的时候偷偷逃课出去写生,这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情。看的书多,但是零零散散的,杂。母亲是江南那边的人,连带着他性格也谦逊,说话的时候带着软软的儿话音,勾出温软的弧,恰是一池初皱的春水。会在学校的联欢上受邀演一出柏拉图式的爱情故事,当那个无可替代的男主。偶尔收到女生的情书,算是黑白灰交错的平淡生活里一点点的明丽色彩。粉红的卡片,用金粉笔画着轮廓柔软的爱心,像小姑娘黑亮羞涩的瞳子。用淡蓝色的钢笔写上委婉却坚定的回复,趁着窗外照进薄暮的傍晚放到姑娘的柜子里。二十三画的落款,多出来的那一笔是字尾勾出来的花,是水洗帆布鞋上停留的透明的蜻蜓翅膀,清明、透亮。


他的成绩其实还不错。父母早就给他规划好了浩荡的人生道路,但是中考的时候偏偏失了手,最好的数理化成了罪魁祸首。在武汉这样一个择校如择命的城市里随便读了一个普高,过得浑浑噩噩倒也自在。那时候青春期叛逆,曾经的三好生跟着别人出去抽烟逃学,但是后来戒了,因为他还是不太适应烟草的味道,大概是天生的。其实也不算是戒,只是知道了不喜欢之后就自然而然地远离了。那些日子一闪而过,直到后来世邀赛,获胜的晚上路过空荡荡的阳台,碰巧看到叶修站在角落里吐着灰白的烟圈,头顶上是北麓浩翰的星空,亮晶晶地簌簌落了他满身,这才不合时宜地恍惚回忆起那一点点青绿上落满尘埃的往事。


接触荣耀是有一次在网吧。

应该是嘉世对霸图,不记得是直播还是重播,最后谁赢谁输也通通不记得。他第一次挂断了父母的电话,蜷在三无网吧的昏暗角落里看完了整场比赛。绚丽的场景和技能在混沌的空气里爆炸开,显得有些刺眼,南方的冬夜里还是冷得厉害。放到赛后的记者招待的时候,他把空荡荡的书包从椅子上捞起来,顶着冰凉的风跑出去,头顶是纷乱的霓虹,风贴着面颊吹过去,直到熨得发丝凌乱,两颊通红,心口滚烫。

后来出了雷霆选择去嘉世的时候,除了他心里对能力的估量,也算是有一点执念作祟。银白的齿轮会碰撞出灿金色的火花,仔细一闻,有些硝烟和灰烬的诡醉,也是英雄年少,随心所欲就纵马天涯,明艳艳一朵盛放的花,他的少年意气。


说上去是什么好听的追梦少年勇往直前,他骨子里是一个妥帖安稳的人,生在了传统规矩的家庭里,哪怕心里一时兴起,要追上一个轰轰烈烈无惧无悔的梦,走出旁人没有试过的道路来。可若是父母说出一个“不”字儿,他也不是像叶修那样耸耸肩就能出走的主儿,顶多拗上那么一下,也就妥协了。

――这里悄咪咪带一句,个人觉得原著里老叶最拉粉的地方之一,没错了就是这个出走。有过扔掉一切去寻找自己最喜欢的东西的经历,或许是冲动,或许不是,总之这样才算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而他选择的无疑也是最耀眼的一种方式,联盟里总觉得他对荣耀的热爱会比别人都深那么一点点。披星戴月而去,风尘仆仆而回,喧嚣尘灰下还是一根笔挺的脊梁,总有一些东西是岁月的利刃都要敬而远之的。所谓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深夜里空荡荡的训练室,人声鼎沸的赛场上,喜欢他们就是因为他们活成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样子。


强行扯回话题。虽然说我们的三好生肖时钦同学内心还是担忧颇多的,可是父母当时偏偏就答应了下来,或许是因为家境还算不错,不用他如何努力学习赚钱,又或者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答应得很爽快,以至于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他都有一种不真实感。放在鼠标上的手却握紧了,即使是一瞬的可能,老天也给他了。彗星的尾巴扫过月亮,终于落下水晶乍破的光影,迎着风,张开了呼啸的大旗。

他说,会不负众望,会一往无前。


同样的心理出现在他带领雷霆站在半决赛赛场上的时候。那时候已经不是最开始的样子,却仍然有在欢呼里就会沸腾的血液,冲荡得他眼眶发酸,指尖落下时都是触电一样的瑟瑟,一点点撩得他目光清亮,嘴唇发颤。



他是在网游里起的家,后来被探子发现,进了职业圈,也算是顺理成章。原来玩网游的时候用的一个可中二的ID,很少跟人提起,只是有一次戴妍琦在战队搬宿舍的时候,在抽屉里找到了那张沾了灰的帐号卡。他心血来潮上线,正好遇到工会集体刷boss,就被拉去做了壮丁。向来是在战场上运筹帷幄的他,哭笑不得地被分队的小队长指挥着四处乱窜。可是面对荣耀紧张久了,这时候就有些过度放松的兴味盎然。正牌的战术大师被这样指哪打哪,嘻嘻哈哈,最后被boss一脚踩死。这么狼狈的死法,披着小白皮的他乐的自在。做了游戏bug拖了后腿,队友暴跳如雷,他在屏幕前笑弯了腰。身后的戴妍琦被他孩子似的放肆笑声吓了一跳,正凑过去看时,正好看他点了退会申请。

“队长以前还是嘉世粉呐?”她指指屏幕。

“不算吧,退了。”他回答。有些东西是黑洞,要转过身了才能向前走。他擦了擦眼镜镜片上的雾气,电脑屏幕切回复盘视频,他还是那个指点江山的队长、那个战术大师。


说到眼镜,他的度数其实不高,比张新杰要好上一点,不带眼镜也能勉强看清。他喜欢各种各样的镜框,但是大部分都收藏在衣柜底层的小盒子里,总拿出来的那几副其实都差不多,低调、精细,或者说真正喜欢的东西,从本质上来说,都是差不多的。斯文的人,私心里觉得戴眼镜显得温文尔雅,骨子里都带着这样的情结。选恐,早晨起来穿着白衬衫牛仔裤蹲在地上挑镜框,可以挑上好久,队友来敲门,收拾好东西,糖果色的阳光从屋外照进来,投在洁白的绵质床单上,氤氲出模糊的光阴。

阳光席卷城市,微风穿过指尖,他不经意间写下的一字一句,在夜里都散落出翻箱倒柜的心情,像乱糟糟的行李,关上窗,有遮不住的星空。他就是好看,就是喜欢,穿着花裙子的姑娘看过来,目光落在温和的笑容上,是清凉的一颗有点融了的薄荷糖,有绵绵的甜香气从肺膜淌过舌尖,撞进心底。


武汉是一个空气里都带着麻辣小龙虾味道的城市啊。在这里,黄沙漫天的征途上,他把一切都捡起,放进时光轮换的沉重背囊里,一步向前,去面对峥嵘嵘一片兵荒马乱。

不是不会紧张退缩,但是心上的棱角是磨不平的,有些东西早就迎风而来,避无可避,也无需躲避。

这个未佩好剑的江湖,也没有人会回头。



――――――――――END.


这里有一点废话。

正文写得戛然而止,有些话却不吐不快。放进文章里就显得矫情,可是真的是有不能隐晦的东西要表达。这个坑填了挺久,刚开始的确是准备写一个[非常平淡又平凡]的肖时钦,还准备带着王肖吹一吹,但是后来又莫名其妙的只想给他一个人写诗,虽然说语言贫瘠,到底算是写完了。

肖时钦应该是四大战术大师里书生气最重的一个,不知道其他粉是不是这样认为。但是原著里关于他的描写都是偏向于理智或者说是更加精明的,可是他也是十七八的少年啊,聪明是他得天独厚,可是这样的年纪,说到底是意气多于理智的。他也是能冲锋陷阵的人,放在古代也是青衫磊落、白衣酿酒的男子。或者说,这样的他真的是最好的,写到最后突然发现,原来真正美好到了骨子里的人,做什么事都是明朗的一幅油画,带着点优昙的幽香。确实是怎么都难以平凡的啊。



 
评论(15)
热度(76)
© 九了个喂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