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歌九城.

秦淮夜泊舟,梦深转经纶。
求他庙里上上签。

【开学三党,周更】

【喻黄/多cp】我的那一个万能队长

·中秋吃糖

·微双花,王肖,周叶


――――――――――START.


黄少天想给喻文州一个礼物想很久了。

特别是在看到肖时钦给王杰希做的王不留行等身机器人之后,这种冲动就变得越来越明显。

黄少天觉得,连王杰希都能收到一个这么棒的等身机器人,那自己队长怎么着也要得到一个和蓝雨基地一样大的白斩鸡馅儿月饼吧。

黄少天都想好了要在月饼上画一个六芒星。

这可比机器人什么的有意思多了。

的确,做月饼嘛,对于联盟里的一干人等来说,的确比做机器人什么的难多了。



所以当黄少天在电话里向张佳乐描述自己的宏伟蓝图的时候,后者正在储物柜里翻箱倒柜地找点蜡烛用的打火机。

“你?做月饼?”

张佳乐一边咳嗽一边捏着火柴从满是灰尘的储物柜里爬出来,结果手一抖火柴又掉到脚边的水盆里了。

这下彻底不能用了吧。

张佳乐哀嚎一声,穿上大衣准备冒着二十楼电梯停电的风险去楼下杂货店买打火机,末了还没忘记给电话里喋喋不休兴致勃勃的黄少天泼一盆凉水。

“还做一个蓝雨基地那么大的呢,我看你做一个你脸那么大的都够呛。”

黄少天炸毛:“你说我脸大??信不信我照着冠军奖杯的样子捏一个羡慕死你?我跟你讲,你要是不帮我晚上我就去你们家蹭吃蹭喝……”

张佳乐抬头看了一眼厨房里正戴着手套把烤鸡腌料塞到烤鸡肚子里的忙碌人影,冷静又坚决地回答道:“不可以,我做不到。”

我帮你?我也不会做饭好不好。

我决定了,你要是来了,我就把你关在门外头吹冷风。

黄少天开始抠话筒了:“张佳乐,你的良心都是不会痛的是吗?”

“对,不仅不痛,而且还美滋滋的。”张佳乐在客厅里转了个圈,把黄少天还在不停“歪歪歪”的电话扔到了沙发上。

哈哈哈,反正有人做给我吃qvq!!



“黄少天,你是不是发烧了?”

王杰希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中间,一只手把扳手递给身边蹲在地上折腾机器人的眉头紧皱的肖时钦,另一只手捡起毛巾给他擦了额头上的汗。

“排除掉你脑子因为发烧烧坏掉的原因,那么只有一个可能。”王杰希冷静地分析,“蓝雨要破产了。”

这下子连认真地折腾机器人的肖时钦都抬头了:“啥?”

王杰希指了指电话:“他要做一个和蓝雨基地一样大的月饼。”

肖时钦推了推眼镜:“月饼还是煎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雨果然是要破产了,多小的地盘啊到底,居然能让你产生出这种幻想?”

刚刚还在电话里喋喋不休的黄少天突然极其冷漠认真地叫了一声:“王大眼。”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起来像鸭子。”

“……你笑起来像猪叫。”立刻嘲讽。

“鸭子!”

“猪。”

“鸭子鸭子鸭子!!”

“猪。”

“鸭子鸭子鸭子鸭子鸭子!!!”

“我挂了。”

“别!!我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教我做月饼吧!”

“呵,凡人。”来自天眼的嘲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等身机器人似乎坏掉啦?”庙药互怼模式全开。

“对啊,”王杰希非常耿直,还伸手揉了揉肖时钦的头发,“时钦正在修。”

“相信我,修不好的,放弃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知道,”瞥了一眼零件掉了一地的机器人,王杰希依旧保持着冷静,“我正在等他放弃修理,然后……直接把自己送给他。”

“我可比机器人真实多了。”

猝不及防牌狗粮,药霆王肖有限公司荣誉出品。

行,你们厉害,你们真棒。

黄少天愤愤地挂掉电话。



“说实话,你会把面粉做成面吗?”

“……叶秋你先把游戏退掉我们从长计议。”

“不可以。”叶修冷酷回绝,“我已经输了小周两盘了,我现在要一雪前耻。”

“……那我等会儿再给你打总可以吧!”

叶修回头看了一眼钟:“很遗憾,也不可以。我和小周的电影票还有十分钟开始。你还有九分五十九秒的时间叙述。”

“我靠你们厉害了啊,你是被张新杰附体了吗?叶秋你们看什么电影啊?你去电影院不会睡着吗?话说我都没怎么跟队长去看过电影呢,周泽楷去不会被认出来吗?是他来了兴欣还是你去了轮回啊?你们现在在一起是吗?中秋节在一起还打荣耀啊?你不会带他出去玩一下吗?张佳乐都跟孙哲平烛光晚餐了你们就不能暂时放下一下网瘾吗?”

那边停了一下,一串猛敲键盘的声音以后叶修慢慢开口:“……九分四十五秒。”

“我靠叶秋!你平时也是这样对待周泽楷的吗!我怎么感觉周泽楷所嫁非人?中秋居然还带着他打游戏简直不可理喻!你就没想过给他点温情的吗!天天打打杀杀……”

“啧,跟你能一样吗。”看到屏幕上跳出的两个大字“荣耀”,叶修满足地站起来点了一只烟,放到嘴边想了想还是熄掉了。周泽楷从后面走上来,指了指他手上的手机,用口型问他“谁”,叶修耸耸肩,打开了免提。

“叶秋!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啊喂?你到底有没有有没有在听啊?”

“我只能教你怎么和面。”叶修从周泽楷手上接过外套,“听清楚了,不要打断我。”




黄少天拿着手机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食堂。蓝雨食堂有两个厨房,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据说是因为怕发生踩踏事故,所以用这种方法分散人流。郑轩曾经还带着批判的眼光吐槽过,有这么可怕吗还踩踏事故?搞得像猪抢饲料似的……


黄少天跑进食堂,正好看到喻文州和卢瀚文进了左边的那一间厨房。他心里一瞬间有点激动,喊了一声队长,喻文州回头向他招招手。

“队长!你身上味道怎么怪怪的?”黄少天凑过去,一脸奇怪地问。

“味道?”喻文州也愣了一下,随即突然后退一步,“没什么少天!少天你别过来!”

“这味道……我想想……好熟悉……我想想,好像是上次偷偷跑去微草王杰希宿舍里闻到的那种味道?……脚?臭?”黄少天目瞪口呆地停下脚步,有点心情复杂地看着喻文州还有点凌乱的头发。

OMG……我怎么没发现玉树临风的队长还有这种属性!

“不是的少天!不是,你听我说……”


“呦,你们这是,小情侣打情骂俏呢?我咋听着怪恶心的呢?”叶修不冷不热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黄少天突然想起自己的正事,一拍脑袋,给喻文州比了个OK的手势,就朝右边的厨房里跑去。

开玩笑!脚臭又怎么啦!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愿意教自己的人还是赶紧把握好机会吧!



……

“叶秋……你确定……这能吃?”黄少天看着面前那个八角形的乳黄色不明物体,竟然也出现了语塞的情况。

“能。按照我说的做。小心不要把厨房炸掉了。我旁边那几个人已经盯了我很久了,我再跟你讲话打扰到他们看电影的话说不定他们就要扑上来打人了,我要挂了啊。”

“炸厨房?嗨,怎么可能,我跟你讲……”

“嘭!”


叶修感觉到电话那边沉默了三秒。

然后就是黄少天的惨叫。

再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叶修:

?黄少天居然会先挂电话?

刚刚那嘭的一声什么情况?

他真把厨房炸了?!

……不会炸断他价值几千万的手吧!!


黄少天:

第一秒:我靠炸了?!别炸伤我的手!!

第二秒:诶没炸啊!我的手没事!哈哈哈哈哈!

第三秒:……等等那是什么炸了?


隔壁厨房????!!!


刚刚谁在隔壁?

你再说一次??

谁?在?隔?壁?

刚刚好像是……


“队长!!!!”




其实当黄少天从喻文州手上接过那一盘榴莲月饼的时候,心情就像他的表情一样复杂。

“队长……”黄少天心情复杂地说,“……下次还是别让小卢进厨房了。”

喻文州擦了一把脸上和头上的面粉:“我也这么觉得。”

郑轩凑了过来:“榴莲诶……味道真大……厨房也被炸掉了……压力山大……”

黄少天把盘子放到一边,扯着一身狼狈的喻文州去给他找毛巾擦脸了。



――后来他从自己的那个月饼里吃出了一个小纸条,抬头看着喻文州的时候他正在对自己笑。


真好。他想。

……幸好我能接受榴莲。


不过下次还是让他换个口味吧,这次就算了。

他们还有一辈子呢。




――――――――――END.


这是一个很多人都不知道的番外。

卢瀚文被逼去打扫厨房的时候,从左边的厨房里找到一个八角形的乳黄色类似于煎饼的不明物体。

他想了想,悄悄尝了一口。


小孩子就是太天真了。


……

病历。

姓名:卢瀚文

性别:男

年龄:14

病因:食物中毒


……

――经鉴定。卢瀚文,全场MVP。


您的好友【叶·谋害蓝雨新一代花朵·来自庙的谴责和鄙视·修】已上线。


叶修:

确定要将好友【废话篓子】加入黑名单?

确定。


黄少天:????

评论 ( 8 )
热度 ( 65 )

© 卿歌九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