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歌九城.

秦淮夜泊舟,梦深转经纶。
求他庙里上上签。

【开学三党,周更】

【周叶】昼夜 (上.)

·早就想慢条斯理地来讲一次他们的故事了,拖到现在只能怪我手速不行脑子也不行  /豹哭

·原著向,ooc属于我

·大概是一个中秋写不完的中秋贺文(?)

·部分语句参考《星际穿越》

·就是想把全世界的温情都给小周,再看着他把自己的那一份也加进去然后一起给老叶!所以必须是HEHEHE!满足自身光速去世……


――――――――――START.



1.   

印象中陈果好像还跟周泽楷发生过一点点不可描述的情节。

大概是兴欣刚成立那年的中秋节,她豪情万丈地带队员们出去下馆子,还不顾劝阻、极度彪悍地端起酒杯就一口闷,硬是喝完了魏琛拿出来显摆的一瓶祖传白酒,然后指着魏琛微笑中透露着扭曲的脸笑得掀了桌子。

这样做的结果大概就是后来被叶修和唐柔两个人连拖带扛地运回兴欣时,顺手调戏了站在网吧门口的一个帽檐压得低低的还戴着口罩的男人。

陈果至今还记得当她抬起手霸气地拍上周泽楷的肩膀、痞气十足地吼出一句“小妞,来给爷笑一个”的时候,周泽楷的身体在一瞬间的僵硬和眼睛里掩饰不住的惊恐。

然后叶修直接撂起陈果上衣的帽子罩在她头上,把她扛了起来扔上了二楼。


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陈果想了好久都想不起来,烈酒下肚脑袋疼,人的思维和感官也会变得很奇怪。她只能勉强回忆起后来自己大吐特吐时的惨烈景象,第二天半梦半醒时隐约听到魏琛贼笑着调侃叶修“艳福不浅”,然后被叶修冷嘲热讽到要和叶修绝交,这才想起叶修昨晚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看到他们对自己做的傻事儿只字不提,自己还开心雀跃了那么一下下呢。



苍天为鉴,陈果当时真没想那么多。可是现在在兴欣会客室里,当陈果再次近距离接触周泽楷、并绝望地把他和那个曾经被自己调戏的人对上号的时候,她正颤抖着手强行无视掉周围尴尬的空气,给周泽楷倒上第五杯水。

看到周泽楷非常配合地端起水杯,陈果的内心是非常崩溃的。她可以很霸气地在记者招待会上以一当十,也可以在老板们互相客套下套的时候运筹帷幄,但是面对周泽楷这个水晶一样的人时,她只能举手投降。他要是说个话也好啊,可是他就是那么安安静静地坐着,无聊了就喝水,眼巴巴地盯着门口一言不发。


她能怎么样?她也很绝望!房间里的空气已经要凝固到窒息了。叶修要是再不过来解决一下,她就要没水给周泽楷喝了!他们不是很熟吗!魏琛你倒是快点把他弄过来啊!你忍心看着周泽楷望夫石(划掉)似的坐等么!


终于,在陈果盼星星盼月亮的绝望眼神中,门口终于出现了叶修和魏琛拉拉扯扯的声音。

陈果一个箭步冲上去打开门,看着叶修这个姗姗来迟的救星简直要涕泗横流。


被魏琛强行推进房间的叶修干脆就靠在了门框边,双手环抱在胸前,吊儿郎当地笑道:“呦,我当是谁呢,竟然让我们威武霸气的老板娘都应对不起,原来是小周啊,真是稀客稀客,欢迎欢迎啊。”


陈果听了,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拜托!这是什么态度?这种时候就不能正经一点?真是――随手就给自己能拉上满满的仇恨!


陈果皮笑肉不笑地靠近叶修,卷了卷自己的袖子,眼神里威胁的意味很明显。叶修回复她一个投降的眼神,把手放回口袋里。


陈果满意地回头,正准备给周泽楷说什么,就看到周泽楷已经放下水杯站了起来:“前辈……”


叶修依旧带着那种满不在乎的笑,靠在门框上的身体却不自主地直起了一点:“诶我说小周,不是我不欢迎你,可是这样毫无预兆地往别人战队的总部跑,是窥视,窥视战队机密,是要受到谴责的。”


陈果直接炸了:“叶修你……”


“前辈……我没有……”周泽楷带着一点急切的声音响起,因为情绪的原因连尾音都不自觉地微微上扬。陈果突然觉得这里的气氛很奇怪很奇怪,虽然说不清楚到底死怎么了,但是很明显,自己在这里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多余。

她想了想,还是很聪明地走出了房间,一把拖走在门口偷窥的魏琛的同时顺手帮他们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叶修毫不在意地大步走到桌子前,低头往周泽楷面前的玻璃杯里瞅了瞅:“老板娘还真是小气得很呐,居然就给客人喝白开水,这搞得客人多尴尬。来来来喝点什么?可乐?雪碧?芬达?”


叶修的半个身子都已经钻到了储物柜中,没等周泽楷回答,就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小纸袋和一个印着“为人民服务”的搪瓷杯子:“真是不好意思,看来那些年轻人喜欢的东西都没有了,怎么样,来口砖茶?”


灯光在他软软的头发上氤氲出一道模糊的光晕,周泽楷看到他微微下垂的睫毛上也粘上了点灰尘,熟悉的瞳子中看不出内心的情绪,眼下的灰青不知道又是多少个夜晚的战果。周泽楷突然有些生气,胸前起伏的节奏不禁快了几分。


他抬起右手伸到叶修眼前,看见叶修突然皱起的眉头后却僵硬在了半空。进退两难,周泽楷咬住自己的嘴唇,左手扯住大衣下摆,额头上竟然渗出两滴汗水。


“前辈……”


叶修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笑容,直起身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扔到周泽楷面前。


“来吧。”





2.   

“前辈,”周泽楷突然开口问,“那是谁?”

正摆弄着被陈果揉皱的衣服的叶修随口回答:“她啊,我老板,喝多了。”

周泽楷低低地“嗯”了一声,伸出手扯了扯叶修翻卷的毛衣领。


昏暗的路灯投下一片暖融融的明亮,几片叶子簌簌地落到湖水一样平静的光晕里。叶修很奇怪为什么周泽楷会出现在这里,他倒是没什么尴尬,直接就大大咧咧地问了:“小周,你好端端的不在轮回带着,跑杭州来干嘛?”


周泽楷仔细地酝酿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本愿:“找你。”


……我看出来了,我的意思是问你找我干啥。

叶修这种人也难得语塞,动了动嘴唇硬是什么都没说出来,想了想还是从手里的袋子里掏出一个月饼塞给周泽楷:“来了就算了,喏,吃个月饼。”


周泽楷接过来,放进风衣口袋里,抬起头看见叶修若无其事地从口袋里掏出烟盒,眼疾手快地一把抢了过来。这可把叶修吓了一跳,他那号称联盟最脏的大脑飞快地转了几圈,也没想到周泽楷这样做的原因。看着周泽楷渐渐皱起的眉,翕动着嘴唇疑惑地吐出一句:“你――?要是想抽就给我说啊,你不说我咋知道你要。”


说着叶修就要伸手把烟盒拿回来。他内心还是很惊诧与周泽楷居然抽烟这件事的,怎么眼看着一个三好生就染上这种陋习了呢。


叶修手一抓没抓到,周泽楷已经把手背到了身后。他比叶修要高上不少,平时锻炼的也比叶修要多得多,这一反抗,叶修竟然是一下子扑了个空。“呦,小周可以啊,敢抢前辈的东西?”


“……不好。”周泽楷垂了垂眼睑。他低下头看着叶修的眼睛,那是一双相当深邃的眸子,只是它的主人几乎从来不把它完整地露出来。那就像一个幽深黑色的漩涡,如果仔细看,会让人不由自主地陷进去。周泽楷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突然觉得这杭州的十月比自己那边热多了。


叶修抬起眼睛看了看周泽楷,又看了看四周,心说这小孩子真是的,虽然这时候网吧里人少,可是现在还能在网吧里的,都是游戏铁粉了,不说都玩荣耀,这百分之九十多的几率叶修也赌不起,要是真被人认出来,自己的好日子也别想过了。也幸好陈果喝醉了,不然现在周泽楷绝对是珍稀动物似的被众星拱月。


诶不对,他一直都是被这样对待的啊。叶修想起自己在嘉世的后来那段时间,正好是面前这个人风头最盛的时候,初出茅庐就当起大任,唯一瑕疵的交流问题也因为江波涛的加入完美解决。他不羡慕周泽楷是假的,出众的天赋、后天的努力、配合的队友、支持的老板,这些他曾经都拥有了,都离他而去了。


叶修的眸色一暗,把这些不平衡的揣度驱赶出自己的脑子,还是先想想怎么解决了面前这个祖宗再说吧。


“小周。”他突然叫了一声。


“嗯?”周泽楷注视着他,眼睛里有沉沉的一片海。



“你想不想看电影?”





3.   

眼看着战斗法师被神枪手的最后一颗准星爆头,血条归零,金灿灿的“荣耀”跳上了周泽楷面前的屏幕。叶修笑着从读卡机里抽出帐号卡,扭头看了身后发呆的周泽楷一眼:“准头不错啊。”


周泽楷握着鼠标的手还没有松。打败叶修,他一点都不高兴。他看得出叶修完全没有用什么力气,说白了这一局就是叶修送给自己的。


看见叶修站起来,他也飞快地退了游戏,把帐号卡递到叶修手里。叶修接过来,重重地坐到沙发里:“诶,果然是人老了老了,不中用了,比不过年轻人喽……”他翘着二郎腿,右脚不停地晃动着,明显是在调侃,周泽楷却眼皮一跳,突然靠近叶修,用手撑在叶修背后的沙发靠背上:“前辈……很厉害,……对不起。”


他本来就站着,叶修整个人又已经窝到了沙发里,他一趴下来,这姿势的确是吓了叶修一跳。“没事儿啊、没事儿,不就是输了一次吗,小周你先起来――!”


周泽楷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变本加厉又往前靠了靠,抬起另外一只手压在叶修肩膀上:“前辈,我不是说这个。”


卧槽这小孩子真是难伺候,看着周泽楷有点委屈的眼睛,叶修只能干瞪眼。训练室里本来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周泽楷又来者不善,这种姿势让叶修很难受。熟悉的体香扑面而来,叶修有些烦躁。周泽楷是他计算之外的错漏,可是这种强迫性的接近他却一点反抗的兴致都没有。困兽之期,叶修告诉自己绝对要守住领地不能退缩,不然以后的事就麻烦得很了!


他眼睛一转:“哦,小周是说上次团战第一个联火来轰我的事儿?这有啥,我都习惯了,况且你们也不是没有得手吗?”


一片安静。看见周泽楷没反应,叶修想了想,还想说点啥,可是他突然看见之前还安安分分的周泽楷的脸居然在自己眼前放大放大再放大,目瞪口呆中反应过来,唇上已经一片温热。


“前辈,我是说……这个。”

呢喃中,周泽楷喂给叶修一句话。


叶修的大脑仿佛是被一道雷劈过,记忆仿佛黑夜中四散纷飞的行李一样炸开,有些东西就像黑白默片一样在脑海中不停回放。他挣扎着想推开周泽楷,但是周泽楷本身也没使出什么力气,他这不经斟酌的用力一推,竟然直接推得周泽楷一个踉跄撞上了背后的桌子。


看见周泽楷瞬间疼得扭曲的脸,叶修强行压抑住内心想过去上去扶他一把的冲动,腾地站了起来。



“周泽楷,你还是没有想清楚吗?”

叶修很少发火,可是现在他大约是真的动了怒吧。


唇上属于他的气息还在。周泽楷看着叶修隐忍的眼睛,一丝苦涩无可抑制地在他心中弥漫开来。


的确……是自己唐突了吗?




――――――――――TBC.


评论
热度 ( 19 )

© 卿歌九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