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歌九城.

秦淮夜泊舟,梦深转经纶。
求他庙里上上签。

【开学三党,周更】

【喻黄/方王】天外来喵(END)

·日常吹喻黄


·拟兽系列,带着方王一起浪


·所谓日常庙药之争,怼怼更健康


·依旧是充满了bug的糖


――――――――――start.


微草总部为数不多的最最美好的周末清晨的宁静是被方士谦哭丧似的惨叫声打破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吓到从直接从床上滚下来的高英杰抱着被子懵了三秒,随即被一声更加凄厉的尖叫彻底唤醒。勉强来得及套上一只拖鞋,提起扫帚就一脚踹开了宿舍的门。



“副、副队!”


柳非扒在门框上看了看头发凌乱如临大敌的高英杰,又看了看方士谦紧闭的房门,脸上的一个黄瓜片掉了下来:“咋的……着火了?”


高英杰小心翼翼地靠近了方士谦的宿舍门口,扬起扫帚护在胸前,透过门缝往里头瞅了几眼:“不、不会吧,是不是队长又往副队的杯子里扔蟑螂了?”


柳非也凑了过来:“不可能的啊,上次因为这个事副队也只是摔了一个玻璃杯外加一个显示器而已,而且还是超冷静地先冲到楼下捡了个板砖然后跑到队长房间门口砸了门锁最后再一把摔了队长的显示器。再后来他还把队长珍藏多年的可乐全都拿去刷马桶了。我觉得就算队长再下手也不会这么仁慈了,绝对是一包精纯毒鼠强,不然他咋能叫得这凄凉……”


高英杰转门锁的手一顿,有些无语地回头看了看还在不停扩大脑洞的柳非。歪?要是真的一包毒鼠强下去,副队还能叫得出来吗……



“咔嗒”一声,门开了,方士谦的目光在一瞬间聚焦在仔细研究门锁的高英杰身上。当他看清楚高英杰手上的扫帚时,竟然一下子蹲了下去,然后用一种相当痛心疾首的语气说:“英杰!英杰!你队长不要我了,你也要谋害我吗!”


“副……副队!啊我不是,我没有!”高英杰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手上的扫把藏到身后,谁知道方士谦却突然泄了气,就这么瘫倒在柔软的地毯上,竟然是不想再挪动了:“算了算了,反正我的确是罪该万死啊……我忏悔,我真诚地忏悔,我对不起你们啊!我对不起微草啊!”


柳非(低头深思):“噫,难道真的像上次云秀说的,副队背叛了队长??”



高英杰有些手足无措,想了想还是弯下腰认真地说:“副队,到底怎么了啊?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啊,总有办法的。”说罢又想了想,抬起手准备揉揉方士谦软软的头发,嗯对,就像队长平时安慰自己的时候一样。


听到这话,方士谦几乎是一下子两眼放出严肃到极致的光芒,他的声线也紧绷起来,似乎空气也跟着凝重了,他诡异而又神秘地吐出一句:“不,谁都不能解决,谁也解决不了。因为,这是诅咒,魔术师的诅咒。”


“诅咒吞噬了你们的队长。现在,他消失了。”



“啪”。

柳非脸上仅有的一片黄瓜也掉到了地上。






蓝雨训练营。

黄少天挥舞着一个葡萄味儿的棒棒糖跳到喻文州面前,棒棒糖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紫色弧线,然后被黄少天一把怼进了喻文州怀里。


准确的说,是喻文州怀里的那只猫的脸上。


黄少天边怼边说:“吃吃吃吃吃!!吃啊!你吃啊!你不是很能吃的吗!吃啊吃啊吃啊葡萄味儿的快吃吃吃吃吃!”


那只白色的波斯猫绿色的瞳孔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忍受着那个在自己脸上鼻子上怼来怼去怼上怼下的棒棒糖和面前这个喋喋不休的智障,喻文州已经看到了它亮出了自己锋利的爪子,目光锁定在黄少天手腕处一片裸露的肌肤上。


还是喻文州先一步开口:“好啦少天,给我吧。”黄少天这才停下来,把手上的棒棒糖递给他,嘟囔着退后一步。


喻文州一只手托住波斯猫软软胖胖的身体,另一只手把棒棒糖送到猫嘴边,轻声哄着:“乖,舔一下,只准舔一下。”


似乎是看见喻文州的态度还不错,半晌,那只猫终于慢吞吞地挪动了一下身体,懒洋洋地伸出了自己粉嫩的舌头,舔了一下棒棒糖。整个过程在黄少天眼里就像是一场回放了几百次的默片,可是喻文州偏偏就很有耐心等着它,还把糖往它面前送了送。


猫真的只舔了一下那个糖,就把头缩回自己怀里不愿意再动。看上去倒是很听话,可是喻文州怎么都无视不了它脸上赤裸裸的嫌弃。很明显,它根本就不是听话,而且嫌弃糖不好吃。


喻文州转身把糖扔进垃圾桶,他倒是没觉得怎么样,可是身边的黄少天却已经炸毛了,他跟这只猫大概是天生的气场不和:“队长队长队长!它居然嫌弃你它居然敢嫌弃你诶!那还是我的糖呢它居然舔了一下就不要了还嫌弃队长你哎!!哎呦这个小兔崽子是不是活腻歪了?来来来队长把它交给我我让它知道在咱们蓝雨必需要遵守的规矩到底是什么!”


喻文州噗嗤一笑,伸手揉了揉黄少天有些凌乱的发顶:“少天别气啦,一只猫而已,有点脾气也很正常的啊。好啦我们出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好啊好啊好啊好啊!”黄少天两眼放光,一下子贴近喻文州,伸手拽住他的袖子,“我跟你讲啊就去那边十字路口新开的那个店,上次我带翰文去了的超级棒!那里面的老板也很好啊给了优惠!尤其是那个碳烤羊排真的特别好吃……”


喻文州笑着答应着,把猫放到旁边的沙发上,顺势拉了起黄少天的手。


猫在沙发上翻了个身,睁开眼睛刚好对上黄少天得意洋洋的一瞥。猫几乎细不可见地撇了撇嘴,在软软的沙发上滚了几圈,然后用爪子遮住眼睛,卷成小小的一团,又睡了过去。


黄少天:哼,傻猫。


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目光在它的脸上转了转)少天,走吧。






微草训练室。

“事情就是这样。”方士谦把两只手高举过头顶,“我真的没想到大夏天的他居然会感冒鼻塞,就像我没想到把醋灌到他的可乐瓶子里给他喝居然就能让他变回原型,也没想到揉他一把他就会炸毛,更没想到夸他像德国牧羊犬之后他居然会给我下诅咒,我还是没想到那个诅咒竟然是把他变走而不是把我变走,所以现在我依旧想不到他会把自己变到哪里去。”


末了,在微草全体队员默默无语的注视下,他又相当真诚地补充一句:“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的!要是被变走的人是我,我绝对绝对会自己找回来,不让大家为我担心。/乖巧”


微草众人:……


老天,你快收了这个妖精吧!


高英杰悄悄擦了一把额头边并不存在的冷汗:“……副队……这件事是不是应该往上面报告一下……”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先前一直保持着乖巧坐姿的方士谦突然大喝一声拍案而起,吓得高英杰往赶紧后退了三步,只见方士谦眉头紧皱,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打着转转,在桌子边来回踱步:“依我看,这件事到底谁对谁错也没有一个准确的定论,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快点找回杰希。请大家放心,我一定会在杰希不在的这段时间承担起所有的责任,不会让大家感到哪怕是一点点的不适,请大家相信我,也请大家相信杰希很快就能回来!嗯没错,就是这样,谢谢大家谢谢大家。没什么事儿的话就散了吧散了吧啊。”方士谦露出慈祥而又欣慰的微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做领导讲话状。


微草众人:……

只有我感觉队长是被他故意坑走的吗?!



眼看着大家都各自散去,方士谦也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往窗外瞅了一眼,内心一片蔑视:哼,这个死大眼儿。以为我不知道他就是想找个理由出去玩?还让自己给他背?锅?看来下次不能再往可乐瓶子里灌醋了,得灌洁!厕!灵!


眼睛一转,方士谦又喜滋滋地想,太好啦,终于没有人总是在自己翻墙出去吃夜宵的时候来怼自己啦!哈哈哈哈哈!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

这个星期里,别说是翻墙吃夜宵了,方士谦连总部大门都没出去过一次。平时觉得每次看到王杰希他都在打网游喝可乐加抠脚,感觉总是一副闲到眼睛都能变回正常的样子,咋轮到自己当个临时队长就能忙到满地打滚??不会是他把几年的任务都积累下来了全交给自己吧!方士谦简直是欲哭无泪,整天顶着一张怨妇脸。



当手上的手机响起的时候,方士谦正对着整整三十份战队战斗分析哭爹喊娘,瞥了一眼手机屏幕,看到巨大的“姓喻的”三个字。



眼睛一眯、接通、中气十足地大喊出声:“歪!干什么!”


喻文州温温和和的声音响起:“你好方前辈,很抱歉这么晚打扰你……”

“你还知道很晚了?我要睡了不接电话!有事明天说!”

喻文州停顿了一下,依旧是不急不躁的腔调:“抱歉,我觉得这件事可能对于方前辈来说更重要――前辈是不是……丢了一只波斯猫?”




喻文州早就发现黄少天从蓝雨门口捡来那只猫很奇怪很奇怪。

说它是流浪猫吧,偏偏干净得让喻文州这只白狐狸都有些羡慕,天天顶着一张对什么事都万分嫌弃的脸,尤其是对自己和黄少天。看上去懒洋洋的不动弹,可是无论自己把它放在哪里,再去找它的时候总发现它窝在蓝雨的那些冠军奖杯下睡得香甜。总是感觉它的眼睛半眯半睁的,有时候歪着头盯着电脑屏幕时眼睛却会突然放光,然后暴露出眼睛不一样大的神奇特征。


喻文州想都不用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于是在那只猫再次把黄少天的冰西瓜踢到地上的时候,喻文州站起来,把蓝雨打败微草的比赛视频在银幕上不停循环播放。看着已经开始在沙发上磨爪子、准备冲出去的猫,喻文州放任黄少天把猫放进西瓜皮里,再把西瓜皮放到一个超大的装满水的水盆里。看着猫在瓜皮里瑟瑟发抖,喻文州称呼这种方法叫“气猫细无声”。


――王队,我们真不想陪你玩儿,麻烦你玩够了就赶紧自己回去吧。





然而王杰希的内心是这样的: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好不好!我特么是真的回不去!你以为我想天天跟黄少天那个24小时不间断立体音响待在一起?!开什么玩笑!我难道跟喻文州一样不可理喻吗?!方士谦!士谦!快来拯救你深陷魔窟的队长吧!




微草战队,被某队长寄以厚望的某方(不屑又满不在乎地):“什吗?你说什吗?猫?我明明是丢了一只吉娃娃好不好?我说喻文州啊,你看我是像养猫的人吗?别逗了我真的要睡觉了挂了啊。”


喻文州:“……这样啊,那真是打扰了,少天从蓝雨门口捡了一只两个眼睛不一样大的波斯猫,我还以为是前辈丢的,现在看来不是了,那我就把它放生吧。打扰了前辈。”


…………???

看着挂断的电话,方士谦一个激灵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用颤抖的手拨了回去:

“别!你别放它走!千万别放它走!!!”


喻文州:(看了看被黄少天从水盆里拎出来的猫,笑着点头)“当然。”






当方士谦从喻文州怀里接过王杰希的时候,他还哼哼唧唧地想往地上跳。方士谦强忍住自己抱头痛哭涕泗横流的冲动,保持着矜持的微笑朝拉住黄少天手的喻文州点头示意,随即对自己怀里的小家伙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你再不回来,微草可就真垮啦。”


怀里的猫几乎是一瞬间就安静下来,用爪子扯住了方士谦的衣服。



方士谦:看吧,窝们微草队长,就是这么深明大义。


王杰希:嗤,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要是让我发现你把微草折腾成了什么鬼样子,小心我把你掏肝扒肺五马分尸。



黄少天:什么玩意儿啊我觉得吧他们真的都该吃药吃药吃药吃药!!!


喻文州:还是抱着松鼠舒服些。

嗯对,就像少天那种。






END.


评论
热度 ( 33 )

© 卿歌九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