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歌九城.

秦淮夜泊舟,梦深转经纶。
求他庙里上上签。

【开学三党,周更】

【喻黄/周叶】意君安〔4〕

·突然填坑boom


·前文链接:http://yu-chujiu.lofter.com/post/1eae9f58_106dc937


·首章链接:http://yu-chujiu.lofter.com/post/1eae9f58_ff94c38


――――――――――start.


江波涛走进清弘宫的时候,王杰希已经等候多时了。他在宫里逛了两圈,这才突然发现喻文州不在,随口问了宫人两句,这才知道喻文州出宫的事情。


“你们就这么轻易地放他出去了?”王杰希的语气里带着一点生气和嘲笑,让自己去查他的底子,自己却是极度信任地直接把他放了出去?江波涛到底在想什么?


江波涛苦笑一声,把手里的一摞折子放到一边:“你以为我想?是叶修专门写信给周王要喻文州见面一叙,你觉得我能拦得住?殿下居然还特别嘱咐让轮回的人都不要管,跟踪监视什么的通通不要。”


王杰希诧异地一挑眉。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只是他真的想不清楚,周泽楷对叶修到底是不是表现出来的这种完全信任,还是他也是看中了叶修的才能,想用别人都没有用过的这种“麻醉”的信任方法收服他?


他抬头看了江波涛一眼,正好捕捉到他脸上那一闪而逝的无奈与不可理解。此时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估计,想了想着说:“这件事你大可放心了。我们这边有人在酒肆‘偶遇’了喻文州,他的确是跟叶修见面了,但是谈话内容就不得而知了。遇见他们的是一个还在营里的成员,你知道的,靠得太近了在叶修手上也占不到便宜。”但是叶修也大概猜出了他的来历。王杰希咬重了“偶遇”这两个字,其中的意思大家都懂。毕竟从现在来看,叶修和周泽楷之间,竟然是真的互相信任。当然,这句话王杰希是不会说出来的,他并没有参与皇室斗争的意思,即使叶修发现了也不会为难到微草的头上。且不说叶修现在是跟周泽楷在统一战线,对喻文州的监视是可以理解的情有可原,仅仅是微草现在与轮回不相上下的江湖势力,哪怕是叶修也得明里暗里地卖他几分面子,只要不直接得罪了他,王杰希知道叶修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然这句话王杰希是不会说出来的,他还斟酌着让这位轮回二把手欠自己一个人情,将来做起事情来大家都方便。话里或许还有一些其他的暗示,但是这得要江波涛自己去理解了。



江波涛怎能不知道这位微草老大的意思,只是现在明显是周王的事情更重要,如果能得到微草的鼎力相助,江波涛觉得多欠王杰希几个人情也未尝不可。轮回是正规军队,在江湖上的谍报分部并没有老牌组织微草的势力大,如果要万无一失,这件事到底是要倚仗着王杰希的支持的。其实他也不怕王杰希胃口大或是怎的,如果大事能成,难道这几个人情还能还不起?他相信王杰希是聪明人,这点东西还是能看出来的。



“我明白的,顺其自然就好。”依旧是意味深长的回答,在旁人耳朵里却也是一句废话。明白什么?顺什么自然?可是有些事情并不需要挑明,有些约定也在这简单的交流中就此达成。



王杰希颔首。他知道事情差不多成了,毕竟聪明人跟聪明人说话,大家都舒服,这也是他计划之中的事,所以不觉得多惊讶。但是他现在显然还有一件更棘手的事情要让他去处理:“这件事情最好还是稍微延后一下吧,现在毕竟不太平,这种时候蓝雨那边居然还那么安静,我总觉得怪怪的。”


江波涛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自从蓝雨阁阁主换了之后,在江湖上的地位越来越高,幸好索克萨尔不怎么参与朝堂之争,不然我还真不知道又会出什么岔子。”


“这个难说了,索克萨尔也不是傻子,谁都能看出现在天下的局势,蓝雨为了自己的未来,如果非要出来分一杯羹也不是没有可能。”江波涛这才听懂,王杰希是在向他要一个保证,他怕自己奠了周王的基础之后被蓝雨抢了肥肉。江波涛无所谓地笑笑:“蓝雨的事自然是他们自己操心了,我轮回事务也多,哪来这个闲心考虑他们的未来?倒是王堂主你,如果微草堂遇到了什么问题,一定要直说,能帮上忙的,江某一定不会推辞。”


王杰希点点头,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可以说是已经和这位周王心腹达成了非常愉快的合作,也微微笑了起来:“那就在这里先谢过江副使了。”



…………

是夜。


微草堂外堂,两个夜间巡值弟子正在院子里转来转去。


“啊……啊欠!”其中一个突然毫无预兆地打了个喷嚏。另外一个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咋了?感冒了?”“不会吧,怎么突然觉得有点冷?”那个打喷嚏的弟子揉了揉鼻子,有些烦躁地嘟囔一声。


“冷?你这么一说倒还是有点。马上就到了换班时间了,我去找他们下一班的人,再忍忍吧。”那一个搓搓手,安慰一句,转身准备离开。


就在他回过头的一瞬间,背后一阵突如其来寒意让他心跳骤停,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猛然向前冲去,想要躲开,右手一抖,一道红光冲天而起,身后传来也了同伴撕心裂肺的吼声:“敌――袭――”


三秒,仅仅是三秒,安静的微草堂已经灯火通明。在同伴叫声戛然而止的同时,一把通体灿金的扫帚化为一道流光从面前的微草堂顶层飞了出来,与半空中一道迅疾的蓝光相撞。金属般的铿锵爆鸣声中,两道光芒同时停顿了下来,露出了绚丽的本体。


那蓝光是一把剑,有人手臂长短,薄如蝉翼的剑身仿佛是蓝水晶打造而成,光华流转,剑柄处不知道是用什么金属包裹,竟然散发着一种仿佛让天上的月亮都显得黯淡苍白的银色实质能量,锋利的气息内蕴,隐隐散发出一种凛然天成的傲气。


一道黑色的身影在蓝金两色光芒相撞的时候就已经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微草堂旁十几丈高的厚实围墙上,眼看着自己的剑被挡下来,面具下的眉毛微微一挑,似乎咒骂了一句什么。然而他居然也不多做停留,一个倒翻消失在围墙后,连带着半空中的剑也一起消失了。



敌人消失,扫帚也已经倒飞而回悬浮在身边,王杰希终究是慢了一步。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在灭绝星辰出手的一瞬间,他的气息就已经完全锁定了对方,可是对方逃走的却是那么从容,完全没有受到他的影响,仿佛不是逃窜,而是收兵一般。这实力,也绝对不是一般人。还有那道蓝光,他自己因为剑形只是一闪而没就被收回去了,也没看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是觉得气息有些熟悉,却一下子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


他有些后知后觉地出了一身冷汗。今晚他本来不应该在这里的,按照习惯,这半个月他会去北山修炼微草的秘术,可是因为昨天与江波涛的密谈而突兀地取消了这个月的这个计划,所以会身在微草堂总部。那个人明显是有备而来,算准了自己不在,而不知道自己临时取消了这个计划。明显是刚刚灭绝星辰的那一击提醒了他,他才立刻离开,如果自己真的不在,以他的强大,他会对微草做什么?王杰希不知道,也不敢想。



到底是谁?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卿歌九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