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歌九城.

秦淮夜泊舟,梦深转经纶。
求他庙里上上签。

【开学三党,周更】

【喻黄】The third wish.(番外)

·正文链接:http://yu-chujiu.lofter.com/post/1eae9f58_10d6731d

可走tag,半糖不糖初九九


·喻文州视角番外。


·因为视角不同,所以和正文里情节并不是完全相同。正文里的一些悬念也会在这里被解开。



――――――――番外起.



喻文州对感情的敏感程度大概是被那个从初中起就一直追自己的摄影社的小姑娘培养出来的。



所以当黄少天还以为自己的感情藏得相当隐晦的时候,喻文州早就已经看出了个八九不离十。他自认为自己应该不是弯的,可是呢,



大概也不是很直的吧。




喻文州在赛场上第一次遇到黄少天的时候,一眼就看出了对面这个队长的与众不同。喻文州的体能弱点是众所周知的,当时X校的队员也都知道,所以当拦下自己的人发现黄少天已经接近这边篮筐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放松警惕,给了喻文州可以钻的空子,几次下来都是这样。到了最后一轮的时候,对方应该是发现了不对,但是当时的局面真的是太一边倒了,队员对于黄少天的绝对信任也是无可厚非的。这种情况下,即使喻文州逃出了他们的堵截,Y校这边也根本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



距离很远是真的。


按照黄少天的速度,喻文州来不及跑过去也是真的。



可是喻文州咬紧了牙拼命跑。他一直死死地盯着黄少天,看着他冲到了篮筐下,准备投球。



喻文州当时就知道已经没什么希望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哭笑不得地发现,黄少天并没有直接投球,而是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凹了个造型。



喻文州:???


这时候还有时间凹造型。服气服气,给他打个call先。



但是那在黄少天回头的一瞬间,喻文州却想到了很多。黄少天是怕自己的,所以即使已经胜券在握,还是要看自己一眼以求心安。



喻文州终于在他投球的一瞬间跑到了他身边。他知道自己再去拦已经来不及,所以干干脆脆地来了一句“抱歉”。



黄少天的反应比他想象中还要大,居然直接一个三不沾把自己这边推上了冠军的宝座。



那时候年少轻狂,喻文州对于自己体能的芥蒂绝对比别人眼中因为这个而对他的轻视严重得多。当他对上黄少天的时候,这种挫败感就越发明显。但他从来不是不认输的主,所以在道歉之后就不加掩饰地把他看出的问题全部抖给了黄少天。队员对黄少天的依赖、黄少天自己的骄傲……他唯一没有说的是黄少天那个凹造型的情况。根据黄少天事后的炸毛程度判断,他自己估计都没发现自己投球之前还凹了个造型。



喻文州对于黄少天的这种自信和无意识时做出来的甚至有点可爱的小动作还是相当有好感的,再加上夺冠的心情好,他就没有再戳穿。



离开赛场的时候,喻文州也不是没有注意到黄少天一直紧紧跟随自己的眼神,火辣辣的,这种突兀的感觉让他觉得相当不自在。他当时就觉得应该是一种类似“复仇”的眼神,一路比赛下来,他自认为自己对这种眼神还是很熟悉的,于是喻文州回过头去相当友善地朝黄少天点点头。




苍天为鉴。当时喻文州真的没想那么多。



真正让他对黄少天的性取向问题产生质疑的,还是后来偶遇黄少天小迷妹的那次。



有一次去置办训练器材,大中午的,店里没什么人,喻文州一只脚刚刚踏进门,就听见店里传来女孩子的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的声音。喻文州走到柜台附近,发现店主正在安慰一个哭得一塌糊涂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跟自己差不多大,面前丢满了用过的卫生纸,居然还又哭又笑的。喻文州对女孩子向来没什么办法,看店主仿佛也一脸头疼的样子,就站在货架后面没去打扰,想等店主处理完这件事儿再去跟他谈采购的事情。



那个女孩子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不停地跟店主哭诉着什么。喻文州听着大概是说这个妹子是黄少天的小迷妹,早上去X校看黄少天训练的时候,偶然看到黄少天的手机屏保,居然是一个长得超级帅的男孩子,抱着篮球,中分,剑眉星目,而且旁边还有一个明显是P上去的红色的爱心。她由此开始觉得自己的偶像可能沦陷于男色了,觉得自己大概不可能追到他了,所以哭啊哭的。至于为什么笑?因为她偷看黄少天玩手机的时候,被黄少天发现了,还对她笑了笑。



呃!



喻文州听到这种重量级八卦,有些无奈地撩了撩自己中分的刘海。虽然说自己偷听是不太好,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样的黄少天!



听称呼店主应该是这个女孩子的哥哥,显然对妹妹追黄少天这件事还是知道的,安慰了几下后,他告诉妹妹既然黄少天已经有了心上人,就应该成全他们,然后居然建议妹妹换一个追求对象,比如――上次打爆黄少天的Y校校队队长喻文州。



喻文州:EXM?????


真是。人在背后听,锅从天上来。




某店主:“喻文州长得也可帅啦。”

某店主:“他待会儿还要来我这里买东西呢。”

某店主:“上次就是他带领的球队打爆了黄少天他们。”

某店主:“待会儿他来了你看看呗。他也是女粉丝成群呢,你吖,近水楼台先得月。”


某店主:“呀,你看,他给我发短信了,我看看……嗯?不来了?有事?下次再来??咋回事儿啊??”



某喻:“咋的,不走还等着被你真人安利给你妹妹啊?我看上去是会抢别人迷妹的人吗?黄少天的锅我不背不背不背的。”




这个时候喻文州还是没有注意到关键问题。可以说这么多年他真的是白被那么多迷妹追了。




然后就到了黄少天天天往Y校跑的日子。喻文州带着队员躲了几次,可是没什么用,后来干脆利用资源,让黄少天给自己队员当陪练。黄少天倒也不在意,反正日常打爆Y校还能给自己刷刷自信。可是他也是有原则的人,每天除了陪练就是跟喻文州聊天,陪练和聊天的时间……三七分吧。




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也不是没有人在喻文州面前八卦过他和黄少天。喻文州总是笑笑不说话,他可是知道黄少天已经是有心上人的人,这种八卦听听也罢。



――后来的喻文州觉得,其实当时自己也不是没有想到那种可能,也许是自己当时潜意识里不愿意承认,所以故意不去注意那些显而易见的东西。





喻文州出国这件事是早就决定了的。其实留学也是一个给父母的借口,他只是想去国外接着打篮球。或许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吧,比如他觉得国内没什么能让自己留念的东西,所以不如去国外,说不定还能找到改善自己体能的办法。



――这也是一个借口。他自己么知道这根本不可能。也许多多少少的叛逆让他想出去,更多的的确是因为因为父母感情而破碎的家庭不能成为他的羁绊。



他早就想出去了,给自己一个新的生活。


所以喻文州要出去。他要自己出去。





后来他的确出去了。



出国的前一天晚上是除夕。他故意选了这个日子,也是冥冥之中的暗示吧。他去了学校天台,想起了那个传说中的秘闻。他也想去弄点烟花来放,不禁思考起来如果要自己许愿,自己会许点什么愿。



有篮球,有未来,或许还有……




他还没来得及想,从天台那边就跑上来一个人。是黄少天。他没看见喻文州,但是喻文州看见了他,看到了他的烟花,甚至看清了他眼底星空一样的璀璨,然后……他听见了黄少天的愿望。



篮球,蓝雨,喻文州。



喻文州拿着相机的手一抖。



他最终没有出去,而是摸摸注视着黄少天离开,自己才跟在他后面离开。



……



后来喻文州去了国外,没告诉黄少天,是因为不敢。他怕黄少天做出什么能让自己改变主意的事。他知道黄少天有这个能力,因为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开始,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世界是一个圆,他们就这么走散了。



在国外的时候,喻文州会想起他原来跟黄少天的点点滴滴。他想起黄少天在跟自己打完比赛之后红了眼睛,后来两个人去郊游的时候他的垃圾话……或许是他明白得太晚,又或者是因为黄少天的错失良机,两个人就这么擦肩而过。



黄少天关注了喻文州的博客。他以为喻文州不知道自己是谁,可是他忘记自己原来曾经把自己的博客给喻文州看过,当时是向他炫耀自己的粉丝。他甚至连ID都没有改,就关注了喻文州,也许也是他潜意识里的行为,根本没想瞒着喻文州,或者是他把自己在这段感情里的地位放的太低,以为喻文州根本不会记得自己的ID。然而喻文州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谁。



在黄少天默默关注喻文州的每一个日日夜夜里,喻文州藏在一个更为隐蔽的角落看着他。黄少天每天在干什么,什么时候想自己了,他比黄少天本人知道得更清楚。



有时候喻文州也会问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是第一次回头注意到这个阳光色的男孩的时候,还是后来躲着他、在看台上看他打球的时候?黄少天就这样带着糖果一样的甜蜜,在风沙肆虐时努力留住属于自己的柔软和天真,还把幸福带给了在乎他和他在乎的人。



他只知道,在那个城市里,晴时满树花开,雨天一湖涟漪,微风从树梢穿过,花香在鼻尖萦绕。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似乎全部是他不经意写的一字一句,从指尖到发梢,都弥漫着他的气息。自己迫不及待地要回去,不能等他离自己越来越远。等这个世界成为他花哨的梦幻,而自己是他唯一真实的遗物。




――所以在这个故事的结尾,喻文州选择回到那个有黄少天的世界。并且在重逢的一瞬间,就给了对方一个迟到多年的拥抱。他知道黄少天就是他的the third wish,也是他的the best wish.只是有时候,你还未佩好剑,出门便已经是江湖。当然,谁也没办法回头。他们只能向前走,然后频频回头,多幸运,终于没有错过一生中最重要彼此。




――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后,喻文州会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因为黄少天而有了软肋和铠甲。也因为他,让黄少天有了一步向前的勇气,去面对世界的兵荒马乱。




This is the best wish for them.💓











――――――――END.


评论
热度 ( 14 )

© 卿歌九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