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歌九城.

秦淮夜泊舟,梦深转经纶。
求他庙里上上签。

【开学三党,周更】

【喻黄】The Third Wish.(一发完结)

·校园篮球队,甜的,写着玩儿。

 

 

·不是很懂篮球比赛规则,如果有bug,希望大家能提出来,初九一定会修改的。

 

 

·一发完结,不吊胃口。

 

 

·可走tag,半糖不糖初九九

  

  

  

 

 

[1.]

 

时间是这一年的最后一晚。

  


黄少天驱赶了最后一个跟着自己爬上天台的马仔,终于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烟花,开始一个一个地点燃。绚丽的光芒照亮了漆黑的夜晚,黄少天闹得有些惆怅。就因为相信了一个莫须有的传闻,连除夕都偷偷跑出来一个人在这个半个人影也没有的地方放烟花,他觉得自己真是够了。

 

 

学校秘闻:每一个在除夕夜爬上天台的99个台阶的人,只要一边放烟花一边大声说出自己的愿望,愿望就能够实现。

 

 

看吧,什么欺骗青春期少女的破秘闻,也配入我们黄少的耳朵么!马仔们都这么认为。然后,他们就被黄少天一通乱拳打得落荒而逃,留下了某黄一个人孤独又落寞(划掉)地在天台上放烟花。

 

 

 

啊呸。他活该!马仔的心里也是委屈的好不好!大晚上的被队长叫出来执行任务,自己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好不好!扔下家人扔下春晚扔下火锅扔下暖气,严肃又认真地出来陪这个二货队长爬天台吹冷风玩玛丽苏不说,因为好心劝诫而被队长打下天台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出现的唯一意义居然就是陪这个怕黑的队长从家里走到学校并且保护他大晚上的不被妖怪拖出去吃了??

 

 

EXM????

 

 

想起黄少天陈述理由时的一脸坦然和耿直,马仔觉得他大概良心是不会痛的。被蠢哭的马仔在凌乱绝望瑟瑟发抖,一个个顾不得多想,把身上的羽绒服裹紧之后小跑着回家了。

 

 

 

黄少天看着最后一个被自己脑抽叫过来帮忙的智障队友跑掉的背影,终于松了口气。自己当时应该是冷风从耳朵里灌进去凉了脑子,才会出现找一群电灯泡来围观自己许愿的傻逼脑洞。

 

 

 

哈哈,哈哈哈。

 

 

幸好一切都已经挽回了。

 

 

 

黄少天满意地扬起脸。神采奕奕的眸子像天上熠熠生辉的星。他猛地把手上最后一个烟花扔上天空,嘭地一声炸开。

 

 

如此辉煌,如此灿烂。

黄少天突然想起,那个人很喜欢摄影,这么美的情景,他应该会喜欢吧。

 

只是他怎么可能看得到。

 

 

 

黄少天把手放在嘴边,做成喇叭状。

“篮球!!蓝雨!!”

 

他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以更大的声音大喊出声:

 

“喻文州!!!”

 

 

 

 

 

“篮球!蓝雨!喻文州――”

 

“篮球!蓝雨!喻文州――” 

 

“喻文州――”

 

 

 

 

回声慢慢荡漾开,渐渐消散在空气里。

 

 

 

 

 

  

  

 

 

 

[2.]

 

“X校X校!!黄少天!黄少天!!”

“Y校Y校!!喻文州!喻文州!!”

 

 

篮球市联赛高中部决赛赛场上,两方球队女粉丝团都诧异地看了对方一眼,她们都是第一次遇到跟自己这边队长人气旗鼓相当的人。

 

 

“哎哎哎,你说我这一上去,会不会粉丝团就翻倍啊?”准备区里,黄少天笑嘻嘻地揽着自己队友的肩,看着场上。他的确很兴奋,因为也是第一次上这种大场面,他已经做好了吸粉的准备啦!

 

 

队友推了他一把,没好气地说:“拜托,你看看对方队长,多沉稳多有气质,再看看你,一天到晚没个正形。果然这个世界都太肤浅了,现在这个凭着皮相就能吸引女孩子的社会,果然不适合我们这些内涵党。”

 

 

 

“去去去,我只有皮相??我没有内涵??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我哪一点没内涵了?虽然我从来不说我有内涵,但是这不代表我没有内涵!哎别跑啊你,把话说清楚了!回来回来!!”黄少天瞬间就炸毛了,从座位上跳起来就逮着队友跑,丝毫没有注意到对方球队正在做紧张的准备。

 

 

 

对面休息区。

“队长,那个吵吵的最起劲的就是X校的队长,叫黄少天,是有名的体育天才。”Y校球员压低声音对正在活动的喻文州说。

 

 

 “哦?”喻文州一边压腿一边顺着队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黄少天一只手抓着队友的衣领一只手在挠队友的样子。他的头微微偏着,笑得很开心,嘴角露出一颗小虎牙,显得有些得意和骄傲。暖暖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正好洒在他的脸上,细密的睫毛投下一层淡淡的剪影,软软的发丝在阳光下氤氲出一片甜甜的糖果色。

 

 

“挺可爱的。”喻文州忍不住笑了出来,连眼神都变得柔软了许多。

 

 

“可爱??他一讲话就宛如机关枪附身,还可爱?”队友非常惊讶,他也是第一次看到队长露出这种神态。“没事,无所谓。按照计划进行就好。”喻文州笑着摇摇头,换了一条腿,继续活动。

 

 

 

“是!队长!”

 

 

 

 

[3.]

 

“大家好!这里又是最帅气的解说员小A为您解说比赛!在比赛开始半个小时后,比赛已经进入了白热化时期!现在无论是哪个队再得一分,就可以直接胜出!到底是号称天才选手的黄少天一球夺冠呢,还是我们Y校球队心脏队长喻文州棋高一着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在刚刚结束的比赛里,小A发现今天黄少天的表现似乎有些不在状态啊,连续几次投篮都被球技差他很多的喻文州拦下。大家都知道喻队体能不是很好,这是先天的缺憾,可是居然正好克制了体育天才黄少天!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好一场精彩的攻防大赛!”

 

 

“但是即使是这样,这次比赛Y校也难以占到很多便宜!众所周知黄少天是机会主义者,他几乎发现了Y校球队引以为傲的完美配合中所有不可能find到的漏洞!除了面对喻文州的处处算计落了下风以外,几乎占尽先机!”

 

 

 

黄少天简直就是叫苦不迭。

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当自己要投篮的时候喻文州那个家伙就会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跑出来然后在自己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给自己来那么一下。

黄少天已经气到要爆粗了。

 

 

他不断提醒自己要绅士,绅士,绅士,保持绅士微笑。

 

但是现在他的绅士微笑已经挂不住了。

 

 

 

成功躲开全部拦截,黄少天再一次来到了篮球架下,他警惕地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喻文州还身处离自己很远的地方,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后转头,准备,起跳,投。

 

黄少天仿佛已经看到冠军在向他招手。

 

 

 

“抱歉。”

就在球要脱手的一瞬间,低低的声音在黄少天耳边炸开,黄少天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样一出,吓得他手一抖,球飞出,贴着篮板擦了过去。

 

 

 

“天呐!!黄少天居然投出了一个三不沾!!现在球落进了早就准备好的Y校球员的手中,所有刚刚防守的X校的球员都被反过来堵截了!球飞向了X方的篮筐!!进了!!球进了!!!Y校获胜!!!Y校是冠军!!!”

 

 

 

欢呼声在一瞬间爆炸开,大家都在欢呼着喻文州的名字,是他在最后一刻力挽狂澜,拦下了黄少天势在必得的一球。

 

 

“抱歉。”现在还处于半懵逼状态的黄少天身边,喻文州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论球技,我不如你太多。你很厉害,可以凭一人之力压制我们全队,但是冠军还是我们的。”

 

 

 

黄少天脸色非常难看,他难得这样,气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你,你就是,你就是取巧了!明明我已经占尽优势,你这个时候跳出来,没有取巧??谁信谁信???”他不在意输赢,他在意的是喻文州的胜之不武。

 

 

 

“被吓到条件反射,其实你已经怕了我吧?你怕我也是我能作弊出来的?”喻文州淡淡地反问,又伸手指着X队的其他队员问黄少天:“你这些队员,除了你自己,谁有资格跟我们球队站在决赛赛场?你平时跟他们一起训练的气候,有注意到过他们的自卑么?根本没有吧。他们冲到决赛完全是你的功劳。生活在你的光环下,有你这样的队长,是他们比赛生涯最大的遗憾。”

 

 

这样……么?

黄少天不能否认,他的确从来都不是一个好队长。

 

 

 

 

 

 

 

[4.]

 

黄少天清晰地知道自己是个gay,因为在这个荷尔蒙泛滥的年纪,他居然没有对任何一个妹子产生过某种情感,这简直不正常。不对,对于一个gay来说,这是很正常的。黄少天绝对不愿意承认自己不正常,所以他决定认清自己是个gay的事实。

 

 

让他惊恐的从来不是发现自己是个gay这个问题,而是他发现自己已经叛变了。不是叛国,是叛队,背叛了自己的球队。

 

 

  

没错,他发现,激起自己纯正兽(划掉)受性荷尔蒙的居然是,那个从自己嘴里抢走了冠军的、还对自己进行过严肃教育的Y校篮球队队长,喻?文?州?

 

 

 

这是一个他更不愿意承认的事实,但是由不得他不承认。

 

所以经过深刻的自我反省以后,他发现自己也没什么不对的啊,被爱情冲昏头脑,他很骄傲。

 

 

所以他决定一gay到底,作为一个gay的样子,堂堂正正地活下去。

 

 

 

然而喻文州仿佛不是gay。

 

 

 

 

“队队队队队队长!!他他他他他又来了!!!”Y校体育馆,一个男生惊叫着跑过。

 

 

“少天?”喻文州抬起头看着自己的一脸惊恐的队友,淡定地点点头,“老规矩,他陪你们练,我出去一趟。”

 

 

“什么老规矩啊!他啥时候跟队长你这么熟了啊!天天来!!”

“队长你不会被他拐骗吧??”

“X校队队长给我们当陪练?实在是无福消受。”

“什么陪练,单方面纯虐OK?”

 

 

 

喻文州看了正在七嘴八舌吐槽的队友,瞥了一眼手表,快速地拿着衣服站起来,说了一句“差不多了”就从后门跑了出去。留下一众队员一脸懵逼。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PKPKPKPKPKPKPKPK!!!一对一一对一!!!!!不怂啊我告诉你你千万别怂,小爷会手下留情的――――――――哎?喻文州呢?????”

 

 

 

副队长皮笑肉不笑地迎上来:“黄队您好,喻队他刚刚正好出去了,您看您要不就?在这里先歇着?他马上就回来。”

 

 

黄少天知道喻文州在躲着自己,瞬间就生气了。哼哼了两声就走到一边坐下,顺手拿起一个杯子就那么喝了一口里面的水。

 

 

哇好甜。

他赶紧又喝了一口。

 

 

“喂――那是――”有队员看到了想要阻止他,但是却被队友一把拉住:“没看到他喝得那么开心?把他惹毛了小心他来指教指教你。”想想挺有道理的,谁叫喻队遗弃他们,活该杯子被别人用哼哼。

 

 

 

所以当喻文州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黄少天正在一脸无聊地坐在那里,手上还拿着自己的杯子。喻文州脚步隐晦地一顿,然后走过去给大家打招呼来喝饮料。大家都跑过来轰抢。场面非常之混乱,黄少天几次想过去给喻文州讲话,却硬生生地被结实的人墙给挡了回来。

 

 

老天爷你――

黄少天绝望中一抬头,发现喻文州居然朝自己走了过来!

――对我真特么好。

 

 

可以说是非常美滋滋了。

 

 

 

“少天过来喝奶茶。”喻文州朝他招手,黄少天兴冲冲地跑过来,喻文州不着痕迹地从他手里把自己的水杯拿走。

 

 

“哎奶茶哎,我最喜欢了,果然你还是了解我的啊嘿嘿嘿。”黄少天傻笑。喻文州有些无奈。

 

 

“少天。”

 

“啊?”

 

“我们才认识三个月……”

 

“三个月怎么了?三个月就不能发展革命友谊了?我昨天收养的一只小流浪狗今天都会给我撒娇了呢,不要被庸俗的时间拘束好不好,要勇敢做自己……”

  

 

 

 

 

 

 

 

[5.]

 

“……我的意思是我们才认识三个月,你就给我的球队当了两个半月的免费陪练,真是太谢谢你了。”喻文州直接无视掉黄少天那个比喻,他知道黄少天一慌就喜欢说话不经大脑,只是,他慌张是因为自己吗?

 

 

“啊你说这个,没事啊没事啊,我是谁,我可是――――什么???给你们球队做免费陪练??我有吗??我是来找你PK的好不好啊好不好?”黄少天突然睁大了眼睛,一脸惊恐。喻文州说的――好像没毛病???

 

 

这样啊。

黄少天气鼓鼓地坐下,喻文州有些奇怪,不过想起自己逗他的事儿,还是自己理亏吧。

 

 

他坐到黄少天旁边,两个人突然有些沉默。

 

 

“少天……”喻文州觉得黄少天这次也许是真的生气了,有些不知所措,想着安慰一下他,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黄少天突然抬头看着喻文州,没什么表情,却也不像生气了的样子。他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长这么好看又怎么样啊总是不笑。不会是面瘫吧你。”

 

 

 

喻文州一愣,他没觉得自己平时有多严肃啊,怎么黄少天会觉得自己面瘫?刚想笑他傻,可是看到黄少天突然委屈巴巴睁大的眼睛,他就笑不出来了。还是想办法让他先不生气要紧。嗯。喻文州暗想。

 

 

 

于是他的嘴角抽了一下,一脸认真地解释说:“我不是面瘫。”

 

 

黄少天很自然地接口:“那你笑一个给我看啊。”

 

 

 

后来黄少天发现,岁月中再也没有一个微笑和这个微笑一样,让他觉得这样完美无缺,少年淡淡的微笑仿佛月下初绽的优昙,纯粹干净,就好像世界上所有美丽的东西,都是他随手写下的一字一句,像那些被单曲循环的老情歌,只一下,就深深地打进心底,留下一个滚烫的烙印,再也挥之不去。

 

  

 

  

 


[6.]

 

“少天??少天??”

  

“啊?啊?哦哦哦,你说,不小心走神了我的妈呀。”

  

“少天有什么梦想么?”

    

“唔,等高二上完了就去蓝雨球队啊,去最喜欢的球队打篮球,那就是我最想干的事情了。”

 

“这样啊,那就祝少天梦想成真喽。”

 

 

………………

 

 

“哎,怎么这几天都没见到过你们队长了啊?”

 

“队长?哦你说喻文州?你不知道吗,他转学了,早就决定好了,出国留学。”

 

………………

 

 

“那……他还会回来么。”

 

“不会了吧,他想学的那个专业在国外教育质量好一些,而且国内大概也没什么东西能让他再回来了。”

 

“他那么聪明,为什么不回来打篮球?”

 

“噗,聪明就应该去学习啊,他的球技不算好的,跟黄少你不一样,你指望他走职业道路?我觉得不太可能。”

 

 

 

 

………………

 

 

“喻文州,我不知道我黄少天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可是你居然连你要走的事情都不告诉我,不让我去送送你,保密工作做得那么好,果然还是心太脏哈哈哈。

 

 

“我也没指望你怎样吧,可是希望你有时候能够想起,有一个叫黄少天的傻子曾经在意过你,他刚开始瞧不起你,以为你比赛作弊,但是他真的喜欢你,曾经也给你说过希望你能和他一起去蓝雨,但是你爽约了,他不高兴。”

 

 

“那三个愿望,嗯当然你是不会知道的,他现在已经实现了两个了,但是也只能实现两个了,结束了。”

 

 

“最后希望你过得好一点吧,这样他就已经能很开心了。”

 

 

 

在首页上敲下最后一句话,黄少天退出了自己的博客界面,然后点开了喻文州的。――喻文州不知道这是黄少天,因为这是在他离开以后黄少天才找人要到了他唯一的联系方式。

 

 

他没敢找喻文州说明自己的身份,他怕喻文州是真的想躲着他,到最后连这最后一点念想也不给他。

 

 

他有时候会看看喻文州的相册,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在学什么、过着怎样的与自己无关的生活,他长高了,有点晒黑了,但是依旧很好看。

 

 

只是跟自己再也没有关系了。

 

 

他点开喻文州前天上传的一个音乐相册,里面放的居然是原来大家一起打篮球的照片,里面的自己笑得很开心。他是在怀念?难道想回来?黄少天一张一张看下去,鼻子突然发酸,然后他终于忍不住,站起来跑上阳台平稳自己的情绪,告诉自己一切都很好。

 

 

 

――他忽然想起了在天台上放烟花的那个夜晚,他愿意相信点亮夜空的每一个小小的烟火,都未曾熄灭,它们最终升上天空,化作今夜的星辰。只是当时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早已散落于茫茫人海,不知去向何方。

 

 

他转身提起自己的行李箱,拔掉电脑电源,屏幕上显示还有五分钟自动关机。他也不等音乐相册放完,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他拿到了蓝雨的训练营通知,他要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只要离开了这里,他相信喻文州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找到他。

 

 

 

其实他觉得,最遗憾的事一直都是,喻文州从来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当然了,他也没必要知道。

 

 

 

Goodbye, my third wish.

黄少天心里默念,然后转身,猛地关上了门。

不会再回头了。

 

 

…………

 

 

音乐相册还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继续播放。照片很多,都是喻文州当时拍的。很快就放到了最后一张,那是一朵极其漂亮的烟花,映在漆黑的天幕上。下面的配字只有短短的三行:

 

Basketball,

LanYu,

Wenzhou Yu.

 

 

 

――总有一天会去到那个地方的吧,雪山洁白,湖泊干净。所有的愿望都会在那里一一实现。

 

 

 

 

 

 

 

[后记.]

 

“抱,抱歉!我我我来晚了!没有耽误事情吧天呐我居然迟到了!!蓝雨集训第一天我居然迟到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猛地撞向训练室大门,可是门一下子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最尴尬的是,他直接一头撞进了开门人的怀里。

 

哦凑。


 

 

“少天?”

 

黄少天猛地抬起头,当他看清楚喻文州的脸的时候,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呆滞状态。

 

注意,此时他还在人家怀里。

 

 

“少天?少天??”

喻文州露出黄少天最熟悉的那种无奈又宠溺的笑容,嘴角的弧度却抑制不住地一直扩大。

 

 

“少天先起来,这么多人看着呢。”他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却没有半点要推开他的意思。

 

 

黄少天几乎要跳起来:“你!!!你这个……!!”

可是,他突然伸出手臂抱住了喻文州。“答应我……不准再走了。”

 

 

“不走了,不走了。”喻文州笑起来,眸子里仿佛是一片深蓝的海。拉起黄少天的手,看着他嘴角绽放出一朵小小的花。

 

 

 

 

他也等着跟他过一辈子呢。



  


 ――――――end.

 

 

大概会有一个喻文州视角的番外之类的吧,现在真的已经累死了啊。



·喻文州视角番外已更新,链接:http://yu-chujiu.lofter.com/post/1eae9f58_10f37115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卿歌九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