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歌九城.

秦淮夜泊舟,梦深转经纶。
求他庙里上上签。

【开学三党,周更】

【喻黄/周叶】意君安〔3.〕

【第二章节传送门:http://qin-qingjiu.lofter.com/post/1eae9f58_102ed9a9,门内有第一章节传送门哦】

 

 

 

――――――――――分界线――――――――――――

 

  

  

在离京城不远的郊外的一座小山丘上,有一座小小的竹楼。竹楼外有一条溪水,绕着山丘潺潺地流淌。不远的地方还有一片桃花林,到了开花的时节就是漫山遍野的桃红。

 

 

 

 

附近的人们都传言,住在竹楼里的人是隐居的智者,因为看不惯官场险恶帝国纷争,于是洁身自好地隐居在这里。虽然他们都没有见过那位“智者”,但是既然是这样说的,当然是有依据的了――――很多人不止一次地看见有皇家的仪仗来到这里。偏远的郊外哪里有什么能吸引那些君侯贵胄的东西呢?这里的一切再没有谁比这些百姓更清楚的了。大家想来想去,唯一的可能,只怕就是那位从未谋面的竹楼主人了。

 

 

 

 

 

 

“话说这位周王,可真是年少有为。刚刚率兵击退南戎的进攻不说,在朝堂上也是呼风唤雨。老皇帝重病不起多年,想来也熬不住多久了。这样看来,下一任皇帝,大致就是这位周王喽。”

 

 

 

喻文州走进茶馆的时候,说书的老头子正在眉飞色舞地讲述百姓们最感兴趣的“皇家秘史”。他听后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个故事的正经主子,哪来这么神奇!老皇帝的儿子成堆,想要出人头地,谁不是一步一步拼出来的?

 

 

 

喻文州暗暗摇头。这些真假不知的故事,却是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然而真正了解内幕的人,大都是懒得理这些琐碎的。喻文州四处看看,并没有发现意料之中的那个人,就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

 

 

 

说书人看着听他说书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自然是更加兴奋,手中的折扇一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他拔高了声调,两眼望天道:“再说个大家都感兴趣的人物吧,老皇帝的第三个儿子,那位失宠已久的夜王殿下黄少天,大家可都知道?”

 

 

 

“知道知道!!”

“当然知道!”

 

 

 

喻文州听到这里,难得从瓜子里抬起头看了说书人一眼,眼神闪烁着捉摸不定的神色。虽然不觉得他能透露出什么真正的消息,但是他否认不了,仅仅是说书人提到的这个人物,就有吸引自己抬头的能力。

 

 

 

“夜王殿下的母亲,是当年盛宠一时的淑妃娘娘。淑妃出身不高,背后又没有家族支持,只有这么个儿子可以依靠。但当时周王的母亲贵妃娘娘出身名门世家,周王一出生就颇得眷顾,有周王在,夜王想出人头地绝非容事。这样一来,为了给自己的儿子开辟道路,淑妃不惜在皇家夜宴上下手毒害周王殿下,但是却被发现了。皇上大怒,淑妃被打入冷宫,后来因为鼠疫病逝,而夜王也因此受到迁怒,彻底失去了皇上的眷顾。”

 

 

 

喻文州听了,不置可否地撇嘴。淑妃被打入冷宫死于鼠疫不假,但是这背后的事哪里那么简单?如果淑妃背后没有人支持,从不涉足宫外的皇帝是没有机会接触到她的,不接触她,何来后来的盛宠一时?喻文州不去细想也知道,淑妃的死只能说明她的价值已经没有了,甚至可能还会有威胁到她身后势力的所作所为,所以被人斩草除根。

 

 

 

至于黄少天……

 

 

 

喻文州难得地犹豫了一下。既然有人扶植淑妃,那么黄少天的出世对于那股势力来说一定是有益的,但是为什么在除掉淑妃这个阻碍后,他们也放弃了对黄少天的扶植?如果说黄少天也已经没有用处,那么他们大可把黄少天一起除掉以绝后患,做这一行的人,不会不懂“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

 

 

 

喻文州垂了垂眸子,把手中的杯子放回桌子上。他也不是没想到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淑妃的死也可能是竞争对手的陷害。但是这样就更没道理了,淑妃说白了就是一介女流,再得宠也不可能掀起什么大浪来,能对她下手的人实力一定不弱,这样的人眼界不可能只放在争宠上,对淑妃下手后一定会除掉她背后最有竞争力的夜王黄少天。这才是竞争的最终目的――――皇位。

 

 

 

 

淑妃是枉死的。

但是黄少天为什么还活着?

 

 

 

喻文州想不清楚,索性不去再想。他也觉得自己太在意这些了,眼下还是多关注一下周王的消息吧。他抬眼,无意中瞥到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从一旁的桌子边站起,向楼上的包间走去。普通人当然看不出什么门道,可是喻文州却一眼看到了他右手虎口处的因为常年拿武器而落下的厚厚的茧,还有背后精壮的肌肉。

 

 

 

 

被人盯上了?

喻文州自从一进来就感觉有若隐若现的目光跟随着自己,现在看来果然如此。想来想去,看来还是自己出宫的时候就被人盯上了。

 

 

 

喻文州危险地眯了眯眼。这种被监视的感觉真让人烦躁。正在这时,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嘿。”

 

 

 

喻文州回头,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人站在那里,刚从自己肩膀上抬起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喻文州心中一动,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叶修把目光从喻文州身上移开,投向二楼那个穿黑衣的男子。黑衣男子仿佛感受到了叶修的目光似的,脚下一滞,随即以更快的速度拉开了面前包间的门,一闪身就消失在了门里。

 

 

 

喻文州当然也看到了这一切。他的脸上落下几根黑线,往旁边挪了挪身子,给叶修腾出一个位子。“你迟到了。”叶修看出了喻文州脸上浓浓的怨气。

 

 

 

叶修几乎是强忍着笑出来的冲动,扶着桌子坐了下来:“运气这么不好啊,一出来就被人盯上?”“托你的福。这个人情还得我真是,进了浑水想出都出不来。”

 

 

 

“别这样啊。不是好事儿,我也不会介绍你来不是?”叶修簌地笑了起来,这神情落在喻文州眼里活脱脱一只阴谋得逞的狐狸。“得了吧。”喻文州撇嘴,眼神又不自觉地瞟向二楼,“轮回的人?”

 

 

 

“轮回不会管这里的。微草的人吧。”叶修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喻文州还能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吗?于是他毫不留情地戳穿:“轮回还是微草都没关系啊,反正都是你家周王干的好事儿。”

 

 

 

叶修一时语塞,这一点上,他无法反驳,也无需反驳。周泽楷是要做帝王的人,对于身边人的审查,无可厚非。喻文州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于是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两人之间陷入一种奇怪的沉默。

 

 

 

 

“哈哈哈哈哈!!”茶馆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又是由那个说书人引起的轰动。喻文州突然想到了什么,压低声音把刚刚自己对于黄少天和淑妃的推理给叶修复述了一遍。

 

 

 

这倒不是因为喻文州有多信任叶修,只是他现在既然需要在宫里站稳脚跟,那么有些事情还是一定要知道的,周泽楷和江波涛他是不会去指望的,而叶修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渠道。

 

 

 

 

“你说的没错。”叶修暗暗惊诧于喻文州的智慧,但是也耐心地解释说,“但是还有一种可能――是淑妃的竞争对手下的手。”

 

 

 

“能对淑妃下手的人,一定不是眼光低的人,他对淑妃下手,怎么可能还留着夜王这个后患?”喻文州不解。这种可能他也不是没想到,但是漏洞太多,所以一开始就被排除了。

 

 

 

  

 

  

 

听到这里,叶修突然抬头看了喻文州一眼,眼神深如海水。

 

 

 

 

 

“如果我说,有人在保护夜王,你信吗?”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卿歌九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