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歌九城.

秦淮夜泊舟,梦深转经纶。
求他庙里上上签。

【开学三党,周更】

【喻黄/周叶】意君安〔2〕

【萌萌哒的第一章节传送门:http://qin-qingjiu.lofter.com/post/1eae9f58_ff94c38,哭着喊着求小天使们来看看!!!】

 

 

 

 【话说这一章节没有黄少的戏份就不打他的tag了,叶修也只是在叙述中出场,也不打他的tag了。】

 

 

 

――――――――――帅气分割线――――――――――

 

 

 

 

 

 

 第二天一早,喻文州就接到了来自周泽楷的召见。他跟着江波涛进了清弘宫正殿。正殿里比外面安静得多,宫人们都是不准随意进出这里的。喻文州暗暗打量着四周华丽的装潢,这比起外面的雕梁画栋来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随即,喻文州看到看见一个比他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背对着他们站在大殿正中间,仰望着金碧辉煌的房顶,背影有说不出的孤傲和高贵。

 

 

 

很明显,这就是那位少年得志,手握重权的周王了。喻文州暗暗惊叹,心中忍不住想起叶修给自己讲述的那些关于周王的事。

 

 

 

江波涛隐隐朝喻文州递去一个眼神,得到对方了然的示意后,江波涛上前几步,到了周泽楷身后不远处,压低声音道:“殿下,人来了。”

 

 

 

喻文州俯身行礼,朗声道:“草民喻文州,参见周王殿下!”

 

 

 

 

 

周泽楷背在身后的手垂了下来,缩到宽大的衣袖里,慢慢转过身,视线在一瞬间聚焦到喻文州身上。

 

 

  

 

看上去也是二十来岁的年纪,又是那样低下的出身,周泽楷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些看不透眼前这个人的。他低着头,因为没有周泽楷的准许也没有收回行礼的姿势,微微下垂的鬓发在额前轻轻摇晃,掩饰住眸里本就收敛的神色。

 

  

 

 周泽楷开口,声线有些嘶哑低沉:“喻先生。免礼。”

 

 

 “谢殿下。”

 

 

 

喻文州低垂着眸子,微微颔首,余光已经把周泽楷打量了个遍。黑色的华服上绣了暗金色的龙纹,鎏金的发簪把一头乌发束在头顶,腰间佩戴着成色很好的玉佩,剑眉星目,眉宇间的贵气因为冷漠的表情被渲染上一层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感。

 

 

 

 

“……”

一时间室内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然而周泽楷并没有打破沉默的意思,眼神一时也没有离开喻文州。喻文州正忙着观察这位周王呢,当然也不会突兀地说话。这可就苦了江波涛。他当然知道这种时候的沉默不应该,但他一时也没有想到该怎么打破它。正纠结着,突然想到一个眼前的两个人应该都比较感兴趣的话题。

 

 

 

真不好意思,叶老。姑且把您再提出来用用好了。

 

 

江波涛暗想。

 

于是他抿了抿唇,斟酌着了开口。

 

 

 

 

“呃……殿下……”

 

 

 

“喻先生想看,就正大光明看好了。”周泽楷突然开口,直接打断了江波涛酝酿已久的语气词。

 

 

 

靠。

江波涛先为自己的尴尬在心中暗骂一句,再明显迁怒地默默问候了一下远在宫外的、刚刚还被自己当靶子使的叶修,终于在喻文州一头雾水的眼神中严肃地开口道:

 

 

 

“殿下的意思是,喻先生如果对周王感兴趣,大可抬起头正大光明地抬起头来看,不用偷偷摸摸地暗中观察。”

 

 

 

 

噗。

 

 

 周泽楷没说话。算是默认。

  

  

  

  

窥视就算了,还被被窥视的人看到了。

喻文州觉得今天自己的黄历上写的一定是,万事不顺,不宜出行。

 

  

  

  

当然,喻文州这些吐槽,面前的周泽楷和江波涛都是不知道的。他们看见喻文州淡淡一笑,徐徐俯身道:“早就听闻周王年少有为,想来这气质自然是非常出众的。有幸一见果然如此。在下身为一介草民,第一次见到这种风度,实在万分敬仰。”于是,就多看了两眼呗,大家都懂的,嘿嘿。

 

 

 

周泽楷的眉毛轻轻挑了一下,愣是啥都没说出来。

 

 

 

江波涛就不明白了,这真是奇了怪了。明明是犯上的窥视,怎么他就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呢?

 而且自己还找不到一丝纰漏?

 

 

 

  

 

 

 

 

周泽楷并没有像江波涛一样纠结于这一个小小的试探。他倒不觉得惊讶,既然是叶老介绍的人,当然不是一般人!

 

 

 

“喻先生过奖。”周泽楷也收回了停留在喻文州身上的眼神,把目光转移到江波涛身上,“江副使?”

 

 

 

 

江波涛点点头,转身对喻文州说:“喻先生是聪明人,既然到了这清弘宫,有些事自然是不必说的。”

 

 

 

“在下明白。”

 

 

 

 

“殿下很器重你。这里有一件事要拜托给你。”

 

 

 

“不甚荣幸。”

 

 

 

“太后马上就要过生辰了。喻先生是见过世面的人,自然能处理好这生辰礼的问题。”江波涛说。听了这话,喻文州还没什么,周泽楷就惊讶了:“什么?”

 

 

 

江波涛吸了一口气,又面不改色地把话重复了一遍。

 

 

 

 

“在下明白。”

喻文州疑惑地看了一眼表情复杂的周泽楷。想来叶修推荐自己的时候,好话肯定也没少说,周泽楷这么信任叶修,对自己也绝对不会防备到哪里去。这个任命,明显是一个缓兵之计,也是一种变相的试探,虽然喻文州认为这是在意料之外,但是的确在情理之中,所以也没有过于惊诧,点点头就可以答应下来。

 

 

 

 

 

然而现在看来,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了。显而易见,周泽楷比自己还惊讶,这就很奇怪了。难道周泽楷事先完全不知道这个任命?那这个活儿会是是谁给他安排的?不是周泽楷吗?怎么可能?

 

 

 

 

喻文州转眼看到了江波涛。看来周泽楷是把关于自己的事情全部交给这个江副使安排了。这样说来,昨天自己进攻却没有人接应,导致自己走错路耽误事的情况,就不太可能只是疏忽了。但是喻文州看不出来这样做对江波涛有什么好处,他真的看不出来,起码现在看不出来。于是他只能粗略地判断,这位江副使被周泽楷器重的程度,比自己之前预料的要高得多。

 

 

 

 

 

 

喻文州思考的这么一会儿,已经足够周泽楷想很多了。他的惊讶表情早就已经收起。恢复最开始的一脸淡漠。江波涛偷偷抬眼看了周泽楷一眼,后者却没有回应他的眼神。江波涛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分明是好心啊,怎么他就是不领情呢。

 

 

 

 

“本王很期待喻先生的才华的发挥。喻先生请回吧。”周泽楷轻轻开口了,声调平静得像绷紧的弦。

 

 

 

 

 

 

喻文州低低地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周泽楷也不说话,走到正殿的窗户旁,伸手打开了一扇偏窗。

 

 

 

 

 

 

窗户正对着的居然是喻文州正住着的偏殿。江波涛也走过去看,喻文州正推开门走进去。清瘦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了门里。门被关上了。周泽楷就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喻文州回房的路上,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没有一个四处张望的好奇的眼神,循规蹈矩得吓人,但是让周泽楷觉得很安心。

 

 

 

 

他知道喻文州已经发现他的监视了,当然周泽楷本身也没指望能瞒住他。喻文州是故意做出的这个样子,他眼睛里深藏的不羁和无所谓周泽楷也不是看不到。周泽楷想想就好笑,不过也放宽了心,这样聪明又识时务的人,自己用着也舒心。

  

  

  

  

  

想到这里,周泽楷不禁有些欣喜起来。他的手从窗户上慢慢挪下来,修长的五指轻轻扣住暗红的木沿。他微微低垂了眸子,阳光在脸颊上投了一层淡淡的剪影。周泽楷笑了笑,叶老推荐的人,从不会有错的!

 

 

 

  

  

于是他关上了窗户,回头看到同样一脸沉思的江波涛。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刚刚的事,他还需要江波涛的一个解释。

 

 

 

 

 

江波涛感受到了周泽楷的目光,不禁苦笑起来。这么多年了,周泽楷是什么样的人他也不是不知道,能走到这一步,他的智慧早就是超出旁人千百倍的了――――否则他迟早会沦落到如今那位夜王黄少天的地位。可是即使是这样,他也有软肋。他对于叶修无条件的信任,真的让江波涛充满了危机感。叶修从来不承认自己是周泽楷的什么人,宫闱大变后,他就退出了朝堂,归隐山林,据说是因为厌倦,可是却不断掉跟周泽楷的联系。这样的一个人,若是捅上周泽楷一刀,那周泽楷是会伤得多深?江波涛想不到,也不敢想。

 

 

 

 

 

 

江波涛握紧了拳头,咬牙低头看了看自己泛白的指节。

  

  

  

  

  

“为什么?”

“为什么?”

 

 

 

 

 

 

两人异口同声。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3 )

© 卿歌九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