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关山月。

·古风paro。短甜。喻黄接吻五十式联文tag戳下方。

·没有开头和结尾,因为它们被喻黄虐狗虐到一起私奔了。/托腮

·前排圈我蟹老板呼!:@蟹粉糍米糕炒呼呼 

――――――――――start.


染血的残破大旗在边关凛冽的风中呼啸着展开。

夕阳渐颓,黄沙漫天。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军营的死寂。北归的战马嘶出凄厉的长鸣,缰绳在颈子下骤然收紧,猛地扬起前蹄,带起一片呛人的尘土,混沌迷蒙中,赫然是一片峥嵘。

年轻的将军从马背上翻下,不忘记揉揉马儿凌乱的鬃毛。身边的士兵沉默着来牵它走,却被他制止:“不用牵走,我即刻就出来。”声音嘶哑低沉,有...

【肖时钦】迎风

·肖时钦中心,大纲混乱,无cp,真心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系列,大概想写一个平凡但是依旧很美好的小事情。

·其实只是花式吹肖哈哈哈哈

·结尾有一堆写不进去的感慨,因为考试而爆炸的心态,每当这个时候就特别羡慕聪明的人,所以有了这傻里傻气的狂吹杰作(/划)


――――――――――start.


·肖时钦,生灵灭,机械师。雷霆战队队长。战术大师。黄金一代。第一届苏黎世世邀赛冠军队成员。――《Glory.》


其实在进圈子之前,肖时钦和其他十几岁的小孩子们都一样,天天早出晚归,上学、作业、考试。白衬衫的领口习惯性只扣到第二颗扣子,...

【王肖/喻黄】明火(叁.)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前文:明火.贰.

·归总tag下方:明火.归总.

·第n次被屏蔽。吐血。


【王肖/喻黄】明火(贰.)

·前文:明火.壹.

·终于相遇啦!撒花撒花!


――――――――――start.


上.


清早的晨光从窗户外照进来,带着一点暖融融的温度。王杰希扭动了一下身子,一只手胡乱抓住床缘,想坐起来。太阳穴仿佛被针刺穿过似的,头痛欲裂。他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可是视线所及之处还是一片黑暗。

痛,好痛。

王杰希咬紧了牙。自己的伤势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重。胳膊上、腿上、身上、眼睛上,无处不痛。他想让自己的神志清醒一点,努力摇摇头,可是这下仿佛头被一柄大锤子砸了一下似的,更多的痛感涌上来,一阵天旋地转。他的身体晃动了一下,无力反抗的虚弱感让他难以自持。

“小心点,...

【王肖/喻黄】明火(壹.)

·民国paro,人物虚构,来自仍然不会取标题的咸鱼

·主王肖,计划与喻黄篇幅三七分,王肖七,喻黄三。

·历史不好,时间什么的大致略过就好,深究则bug成堆(咻――/拍飞)

·使劲儿捶锣――吹吹吹吹王肖吹喻黄啦!


――――――――――start.


上.


民国十三年,北平。

古老厚重的建筑坐落在飞尘漫天的城市中央,清晨的雾气笼罩中更显得捉摸不定。即使是在北平,这种时候大概都是人人自危的,连空气里都带上了一股硝烟的刺鼻气味儿。街上叫卖报纸的小贩也通晓得很,用这种手段谋生,他们当然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吸引到人们的眼睛和...

【喻黄】秋白

·民国paro,老梗新写

·可能的雷点高亮:性转黄(注意避雷!!)


秋末灿烂但不温暖的阳光从错落的树梢里渗下来,带着正午里有些暖融融的迷蒙。绿皮火车拉响了笛,烟囱里喷出一股股灰蒙蒙的烟,转眼飘散在糖浆似的空气里,倒让喻文州想起自己最熟悉的洋人夜店,丰腴的舞女身上萦绕的一抹灯红酒绿的醉媚。

就是这么的不合时宜。


站台边西装革履的先生挽起刚下车的小姐的手,扶着娇弱的柳枝似的身子,还要低头庄重温柔地道一声“请”,连鼻梁上亮晶晶的镜片里都折射出一丝文质彬彬的意味;两只手隔着雪白的手套交握在一起,笑声里充斥着琴瑟和鸣的泰然,连带着对戒上的钻石也开始在光芒下...

【喻黄/多cp】我的那一个万能队长

·中秋吃糖

·微双花,王肖,周叶


――――――――――START.


黄少天想给喻文州一个礼物想很久了。

特别是在看到肖时钦给王杰希做的王不留行等身机器人之后,这种冲动就变得越来越明显。

黄少天觉得,连王杰希都能收到一个这么棒的等身机器人,那自己队长怎么着也要得到一个和蓝雨基地一样大的白斩鸡馅儿月饼吧。

黄少天都想好了要在月饼上画一个六芒星。

这可比机器人什么的有意思多了。

的确,做月饼嘛,对于联盟里的一干人等来说,的确比做机器人什么的难多了。


所以当黄少天在电话里向张佳乐描述自己的宏伟蓝图的时候,后者正在储物柜里翻箱倒柜地找点蜡烛用...

展子上看到的两个魔道学者真的是超级棒!!而且cp感超!!强!!

疯狂给两个王不留行打call!!

还有一个可帅可帅的君莫笑!!

满足到转圈圈……

【喻黄/方王】天外来喵(END)

·日常吹喻黄


·拟兽系列,带着方王一起浪


·所谓日常庙药之争,怼怼更健康


·依旧是充满了bug的糖


――――――――――start.


微草总部为数不多的最最美好的周末清晨的宁静是被方士谦哭丧似的惨叫声打破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吓到从直接从床上滚下来的高英杰抱着被子懵了三秒,随即被一声更加凄厉的尖叫彻底唤醒。勉强来得及套上一只拖鞋,提起扫帚就一脚踹开了宿舍的门。


“副、副队!”


柳非扒在门框上看了看头发凌乱如临大敌的高英杰,又看了看...

© 九了个喂呦.|Powered by LOFTER